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德格天阁

不向洛阳图白发,却于鹛坞储黄金

 
 
 

日志

 
 

从前有个孩子叫小路(大叔版)  

2009-05-21 11:20:34|  分类: 海雨天风独往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前有个孩子叫小路,由于工作性质,小路同学在很早就接触了中国互联网,自称肯定是中国第一批玩BBS的潮人之一.

小路同学工作很闲的, 后来被派到了公司的上海办事处做主任.到了上海,天是王大,小路是王二,领着手下几个小孩子可爽了,根本没人管,就更加剧了网瘾这个病.下了班就刷夜.除QQ就是论坛,玩得不要太开心啊.

那个年代的BBS非常简陋,哪里象现在的论坛有这么多娱乐和管理功能,还能限制注册以后的发言时间,还能限制各个板块的浏览权限,简直都武装到了牙齿.技术上的问题并不是问题,关键论坛作为新生事物在刚开始发展的阶段,管理员压根就没有这样的概念,处理方式也很简单,就是封ID,删除ID,然后删帖子就完了.所以那时候更容易出现很多壮怀激烈的"英雄事迹".

小路同学爆发小宇宙是在一个少数民族论坛.由于这个论坛稍微有些名气就不写真名字了,就叫它满族论坛吧.起初矛盾的诞生还很学术呢,小路同学和斑竹讨论一个女真民族学上的极其生僻的问题,观点不一致.其实这样的问题在中国历史学界有很多,基本都无解释.同志们,什么叫外行? 外行就是那种明明自己什么都不懂,还豪情万丈的大傻瓜.你们看到哪个历史学家泡BBS? 连历史学家都不下定论的事情,2个大傻瓜就吵上了.那斑竹和小路都是自信爆棚的宇宙超级无敌塞亚人,觉得自己的学问满坑满谷汪洋汪海,起初辩论还客气点,帖子发到第5页以后开始拽文骂街了.

那天围观的群众也很多,但是由于斑竹淫威,支持小路的很少,到后来就更少了,最后就剩一个了叫大叔的人了,下场是小路和大叔双双被封ID,扫地出门.

能服吗? 不能够啊!他们2个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被说服,斑竹是说不过自己才以势压人的.小路根据大叔留在论坛上的个人资料找到了对方的QQ,这2个人就好象陈胜吴广一样就密谋上了.2个人聊天后发现对方都是和自己脾气相近的家伙,很快达成了一致.决定疯狂注册ID,因为大叔年纪大所以干到12点就先睡了,小路自己注册了一夜.大约注册了将近几百个ID他都不知道了.凌晨4点,人在上海的小路同学给山西的大叔打长途电话叫起床,2个人如猛虎下山一般,一起登陆开始刷屏,每个版块刷10页面,然后疯狂刷主版,斑竹还都睡着呢,2个人干的这叫一个欢啊,简直是虎视万里,气吞残虏.

斑竹大约也是被人召唤来的,大概在7点就开始有人删除帖子了,那个时候没有批量删除,只有一个一个删除,沉痛慰问斑竹的鼠标.斑竹一边删除帖子一边封他们的ID,小路和大叔一边换ID一边继续刷屏,战斗持续了一天啊,中间吃饭都是轮流吃饭,斑竹们轮流,小路和大叔也轮流.最后到了下午,管理员没办法,封了IP地址.

我不知道现在的封ID地址是个什么技术,但是当时封的很不精确,也就是说,封了这一个段的IP地址,会也有其他人不能上网,更何况当时还是用猫的年代,每次登陆的IP地址都不定.所以总是有办法的,小路出去买了N多种上网卡,163的 263的 199的 ,波段都不一样,大叔貌似在一个很先进的单位已经有宽带了,但是为了战斗,他说他把猫也给翻出来了,重新装上,也买网卡和他们继续斗争.

第2天的战斗更惨烈,小路和大叔一边换网卡换ID一边刷屏,斑竹们一边封IP地址一边封ID一边删帖.论坛上陆续有人说自己也不能登陆,都是被2个反革命连累的.最搞的是大叔在第2天晚上和小路说他年纪大了不能再这样了,但是他已经发动了他的同事和朋友.反正第2天折腾的人就更多了,后来小路发现即使自己不动手,就已经够乱了.

大概在第四天,论坛的管理员在Q上找到小路同学,2个人在非公开的场合终于暴露了本来面目,哪里还有读书人的尊严? 斯文扫地不复存,和谈破裂,管理员无奈只能关闭了他的论坛.

战争中是没有真正的胜利者的,因为战争本身就是非正义的.辩论并不能说服其他人,因为在辩论的过程中,我们都在不断强调自己,而从没有真正地试图去聆听对方的声音,辩论的越激烈,我们自我暗示的过程就越深刻,我们就在自己的路上越走越远.

关于这个故事的后记还有一点尾巴,战争结束后的当天,小路意外地接到了大叔的电话,他已经从山西飞到了上海,小路同学虽然很意外,但是还是开心地约了徐家汇的太平洋百货见面.

那天小路熬了好几天夜了,也没心穿衣戴帽,上海那天又潮又冷,这同学裹着个小羽绒服,蹲在徐家汇那条小马路旁,象个要饭的一样抽了根破烟取暖. 在晚上8点的时候,他迎来了衣冠楚楚的大叔.大叔真是大叔,大约40多岁,西服领带,皮鞋马甲,2个社会地位悬殊的人热泪拥抱,在西餐厅里大叔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是我党一个地委干部,他激动的说金史是他的业余爱好,在网络的辩论上他爆发了自己的第2次青春.

大叔喝了口红酒,说:"共产党人是打不挎的"

小路同学就拼命地鼓掌,就仿佛当年在延安的老百姓迎接红军那样.

这就是一个小神经和一个老神经的可歌可泣的光辉岁月的故事

再后来小路同学回到了北京,大叔来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他都会叫小路去党校白吃食堂.

再后来,大叔被双规了 .

                                                  仅以此文纪念大叔.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