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德格天阁

不向洛阳图白发,却于鹛坞储黄金

 
 
 

日志

 
 

小 板 凳 和 月 下 的 故 事  

2009-05-21 11:57:05|  分类: 城南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回

军友之家有座封禁山,专管各路犯事豪杰,此山高耸入云,四周环海,山峰顶部四面全部是临海的万丈悬崖,悬崖之上大片的监狱在夜色里连绵成恐怖的鬼影,监狱头顶上的广袤星空中,不时飞驰过由大火龙和摄魂怪拉载的豪华座驾,里边坐着当天值班的超级版主.战车燃烧的光影中,映衬出监狱门楼血红的三个大字 : 小黑屋

此处是军友之家守卫森严的第一重地,自古以来,只有2百年前,山西武圣孤独垂钓大仙曾经越狱而出,此外再也没有人成功地逃出来过.然而今天,有一个矫健的身影如同一条灵敏的小海豚,在大海里无声无息地快速翻滚,乘着飞舞的浪花接近封禁山,在山体和海洋的交界处,他又变成了神奇的蜘蛛侠,手中的软索轮流抛出美丽的弧线,在垂直陡峭的山体上疾速上攀,一刻钟的时间就飞上山顶.

这大侠上得山顶,双脚点地并不迟疑,一个燕子三抄水转瞬便到了监狱守卫的门楼之下,守卫兵丁有贼2个字尚未出口,大侠袖箭已到咽喉,只听得扑通通几声,五个门卫全部秒掉.

好大侠,气不长出,面不改色.环视四周仰天大笑,从怀中取出佳能入门级单反照相机一部,后背上摘下摄影支架,支撑好相机,调好快门延时,在监狱门口拍照留念 .只见摄影机快门闪处, 大侠身穿皂黑紧身夜行衣,头戴面罩,胸前背后各有一个大字,前边是板,后边是凳.

来者正是军友之家隐藏人物小板凳大侠,只因军友之家中左派右派林立,争端日起,有广东巡抚月下影轻随上书BBS,观点右倾措辞激烈,一时间四方左派豪杰并起,围而拍之,老佛爷某猫猫GL雷霆震怒,将月下影轻随投入第十八层小黑屋,永不叙用.右派诸人多方奔走未果,半年有余,无奈何请出小板凳大侠,择选今日黑风高之时,企图砸牢反狱劫犯出逃.

且说那小板凳大侠在监狱门口照像留念已毕,砸开牢门长驱直入.小黑屋内果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掌对面不见人,小板凳大侠运起翻白眼神功,黑暗中双目烁烁,放出绿澄澄的光芒,大侠狼嚎一声,弯腰弓背,手足并用,翻蹄亮爪,连过18到门闸,来到小黑屋最深处.

小板凳大侠来到左边第一道门,压低喉咙问:"里边的可是月下老师吗?"只听房间内有人大骂道:"我不是新浪的,你TM才是新浪的,你们全家都TM是新浪的".大侠摇头道:"这个不是月下,是阿博"

小板凳大侠来到左边第二道门,压低喉咙问:"里边的可是月下老师吗?"只听房间内有人大喊道:"我是水牛的原配,我是他正头夫妻,放我出去啊~~~".大侠摇头道:"这个不是月下,是水牛的马甲"

小板凳大侠来到左边第三道门,压低喉咙问:"里边的可是月下老师吗?"只听房间内有人笑道:"我们不是月下,我们正在谈风月,门外的人有兴趣吗?".大侠摇头道:"这个不是月下,是风月群的人"

小板凳大侠来到最后一道门外,刚要开口,只听门内有人长吟:往昔欢乐时 笑问何为醉 月下影轻随 风中人相对,正是月下老师的签名档,大侠大喜过望,紧摇铁门大喊:"月下老师,我来救你了~~"

正是:打翻玉笼飞彩凤,顿开金锁走蛟龙 

毕竟不知此番劫牢结果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第二回

上回书言到小板凳大侠勇闯小黑屋第十八层,在最后一间牢房内听到有人吟诗,当下高声道:“月下老师,我来救你了~~”,铁门之内那人闻听此语,立时大惊:“来者何人 ?”小板凳并不多话,运气锁骨,将身躯缩紧,从铁栏杆2道缝隙中挤进牢房,只见牢房内潮湿阴冷,只有小床一只,亦作卧具亦作椅,床边桌子半张,倚墙而立,桌旁一个人手捧一本翻的卷了边的《花花公子(香港版 2008.5)》,坐在高窗洒下的微弱光线中,正望着小板凳乜呆呆发愣。

牢房中人正是月下影轻随,小板凳一见月下,只觉得喉头发哽,眼睛发肿,几步来到跟前月下跟前,扑在膝头大放悲声,列位看官有所不知,小板凳虽然号称武林数一数二的大侠,然而功夫之外更喜好赌博,在扎金花这门手艺上,正是师从月下影轻随, 只不过此事2人不愿对外提及,故此旁人并不知晓,然而此地此景,并没有第三个外人,正勾起多年师徒恩义情深似海,胸中千头万绪化为一恸,师徒俩报头号丧不已。

哭了许久,月下渐渐止住悲声,放下手中杂志,轻声问道:“小板凳,你长高了。”

小板凳擦着眼泪回到:“老师我都这个岁数了还能长高啊?你眼镜让版主砸了吧?”

月下毕竟是一方大儒,顷刻间已经止住悲痛,笑道:“别哭,孩子,快和我说说外边的情形,咱们的同志都好吗”

小板凳说:“都很好.”

月下关切地问:“爱屁还去东莞吗? ”

小板凳神秘地说:“最近严打不去了,和铁马分手后很颓废,一直玩3P”

月下又问:“小绵羊呢?”

小板凳摇头道:“和虎先生还是说不清楚,我们旁人看着倒更含糊了,都不敢招惹他。”

月下长叹:“那可怜土豪了,原本他和绵羊是一对”

小板凳晒笑道:“土豪最近喝多了写文章骗精华一个,酒后吐真言,老师你竟不知道他爱的不是姑娘而是玻璃瓶子。”

月下忽然又道:“我那些广东的兄弟还在吗 ?”

小板凳点点头说:“七匹小浪在,伊达仔也说不走了,我们们都想你。”

月下脸上泛起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 那出墙小红杏呢,杏姐可曾有没有什么话带过来."

小板凳奇道:"老师原来是和杏姐姐的,我们都以为你是和交通基本靠走"

"好了,不要说了",月下厉声打断小板凳,一脸正气地说:"不说儿女私情了,最近国家局势如何.和我一起抓进来的兄弟们呢?"

一见谈到社稷安危,小板凳立时也更换了严肃的表情,朗朗答道:"老师,只要不到毛爷爷的寿诞前后,吵架的总是少些.山外青山放了,去澳大利亚种袋鼠去了,我三一五入狱当天就转了控方污点证人,当天下午回家洗澡写材料,倒是逍遥的很呢."

月下闻言,默默无语,半晌方深深长叹一声:"那么小板凳,你呢,你这番所为何来?"

"老师,我就为着你来." 小板凳一拍胸脯,"国家多事,BBS飘摇,右派诸人忍死相望,老师你看今日夜色正浓,门口守卫我已经悉数解决,我带你反出黑屋,远走他乡,徐图中兴,岂不快哉"

月下闻言哈哈大笑,大手一挥道:"小板凳,我已决心终老此地,你不必多言,去罢."

小板凳不禁失色,心中暗道,莫非小黑屋中熬刑不过,月下老师竟然疯癫了不成?

正是: 知音谁复念知音 湖海空悬一片心 

毕竟不知月下影轻随结果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回

书接上文,那小板凳大侠杀入小黑屋第十八层,见得月下影轻随,言到营救出逃,谁料月下断然回绝,大侠一时目瞪口呆不知所谓。

只听那月下徐徐道:“小板凳,我在这里已经有半年了,我每日每时无不在思考一个问题,你可知道为什么天下不太平?”

小板凳答道:“因为他们老搞同志关系。”

月下微微一笑:“那为什么军友之家的发言日益减少?”

小板凳想了想,说:“因为现在分单双军号限制发贴。”

月下摇头:“都不对,天下之所以不太平,发言之所以日渐减少,都是因为没有人流血。”

“流什么血阿?”小板凳迷惑地说:“老师,你的意思是月经不调吗?”

“此流血非彼流血。”月下严肃地说:“流血即牺牲尔,各bbs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新奇军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论坛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月下始。”

小板凳惨叫一声:“老师,你学谁不好,非学谭嗣同谭大傻子。”他抱住月下用力的晃:“老师你醒醒吧,现在是2008年,不是公元1888年,咱们出去我请你去钱柜唱卡拉OK,去天上人间踩桥,去北京三里屯叫俄国小妞,你在这小黑屋早晚会疯掉了拉。”

月下猛地推开小板凳,用颤抖的声音说:“孩子,我要用自己流血唤醒广大民众的革命精神。这里锁得住我的人,锁不住我的心。你来看,那是什么!”他用手一指铁窗之外,小板凳随他看去,只见有几粒萤火虫般闪烁的星火。

小板凳努力辨认着:“老师,这是处女座吗?”

“孩子,这是启明星,就是我,我大无畏的革命气概就化作明星一颗,和你们同在,”月下恳切地说,“况且各人的缘分总有尽头小板凳。”

他亲切地抚摸着小板凳的头:“我问你,一德格天阁主对你好吗?”

小板凳说:“ 阁主好!”

月下说:“ 可是阁主不是你的亲爹!”

小板凳大惊:“啊!我没说他是啊!老师? ”

月下更痛心地说:“老师也不是你的亲奶奶。”

小板凳吐血道:“都什么时候了还玩票?唱哪门子红灯记。”

“ 孩子,别哭。”月下用老旦的腔调叫板起唱:“听奶奶给你说。”

小板凳点点头:“唱戏归唱戏,装我长辈我抽你你信吗?”

月下沉吟了一下,说:“算了,那还是唱民歌吧。”

说罢,月下影轻随唱了一曲悠扬的民歌《我的论坛〉,优美动听的声音仿佛幽幽的花香,在空旷的小黑屋里弥漫开来

月下唱道:

一个论坛话题宽,吃饭睡觉扯闲篇。

左派举起了量天尺,右派拿起了打将鞭

这是我们的论坛,是我们生长的地方,

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到处都有乱放的黑枪。

小板凳也收了感染,不由自主接下去唱道

论坛的精英数不清, 拍砖灌水起风云。

虽说是,虽说是冤家也不相认 ,可他们比冤家的恨还深

左派和右派,齐声乱纷纷

这里边的奥~~妙我也能猜到几分

他们和老师都一样 都有一颗变态的心。

 

师徒俩人对歌完毕,余音袅绕,四周牢房内的人听得入迷,有人叫好道:“好啊,来个《十八*》吧”

水牛的原配也隔着墙壁喊道:“要不唱个《万恶淫为首》也成。”

此刻师徒心意相同,毋需多言,小板凳紧紧拉住月下的手说:“老师,我明白了,既如此,我必将你的精神回去说与众人知晓,今后我们不但发贴的时候想着老师的精神,喝酒按摩的时候,我都会特地多点一个小姐出台,以纪念老师,咫尺天涯,感同身受。”

月下大受感动,刚要开口,忽然听到小黑屋外杂音骤起,人声鼎沸,小板凳心中暗叫不好,想必自己只顾的照相留念,却忘记收拾门口警卫的尸体,只怕惊动了版主。小板凳探身形来到窗下,手扶铁棂往外观瞧,只见小黑屋大门外灯笼火把亮似白昼,人如猛虎马似蛟龙,队伍中三面皂色金丝帅旗,分别书写三个大字“猫”“敢”“龙”,旗帜下有三位大将金盔金甲立马横刀,正是大耳朵小猫,敢做敢当和啸风之龙三位版主。

有分教 大监狱一曲酬知己 小黑屋三英战板凳

毕竟不知小板凳结果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四回: 作者:狼骑竹马来

书接上回:

小板凳探身形来到窗下,手扶铁棂往外观瞧,只见小黑屋大门外灯笼火把亮似白昼,人如猛虎马似蛟龙,队伍中三面皂色金丝帅旗,分别书写三个大字“猫”“敢”“龙”,旗帜下有三位大将金盔金甲立马横刀,正是大耳朵小猫,敢做敢当和啸风之龙三位版主。

只听得敢做敢当仰面一个哈哈:小板凳,小黑屋缺柴火久矣,老夫侯你多时了!

月下顿足道:都是为师之过,今日倾了你也!

小板凳回头执起月下之手含泪笑道:老师在狱中住的多日,人也瘦了,裤带也松了,胆子也

小了些,休要烦恼,请一旁掠阵,且看弟子出去与他等放对,自有分晓!

月下一怔,还未回味过来,小板凳早已一个鹞子翻身,跃出狱门。

大耳朵小猫把小眼一瞪,大叫:呔!小板凳,来将通名!

啸风之龙心道:这他妈是人话嘛?

小板凳笑嘻嘻的一抱拳:三位请了!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们来得刚刚好,不知哪位性子急,就请先来送死!

啸风之龙哈哈大笑:小板凳,论坛有路你不走,黒屋无门你偏来投,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

小板凳笑道:我敢抽了你疯子龙的筋与老师做条裤带你信也不信?

啸风之龙大怒:敢个屁!!

小板凳又笑:我敢揪了你大耳猫的耳朵拌点黄瓜与老师下酒你信也不信?

大耳朵小猫啸风之龙一起吼:敢个屁!敢个屁!!

小板凳再笑:我敢掏了你敢大胆的苦胆与老师泡酒壮阳你信也不信?

狱外三军一起放声高喊:敢个屁!敢个屁!!敢个屁!!!

敢做敢当脸上由青倒白早已转了三遭,再也按捺不住,大吼一声:住口!!休上了这奸贼的当,哪个与我将他擒来,不碎尸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

啸风之龙上前大喊一声:我!~~~推荐小猫!

大耳朵小猫怒道:为什么是我,你为什么不去?

啸风之龙笑道:生肖榜上你手下败将老鼠排名第一,我才排第五,你不先去谁先去?

大耳朵小猫冷笑:常言说多吃多劳,你一顿吃一个排的伙食,此刻正是出力的时候,还是你先去!

啸风之龙怒道:我吃一个排怎么了,我吃的都是自己挣的粗粮!你见天跟坛里那几个什么渔家渔者渔歌眉来眼去假公济私,浑水摸鱼尝腥偷嘴你当我不知道?你再不去俺就到老佛爷大猫猫gl那里参你丫一本!!

大耳朵小猫怒道:好!你参!你参!这次捉拿小板凳咱们做金盔金甲,我们只用了一百两,你丫就报了三百两你当我不知道?参上去看谁死的惨!

啸风之龙更怒:你丫说话讲点良心好不好,你TM一百两做完了还余二十两给大中小碎一众猫婆子各打了仨戒指俩手镯,我一百两连TM做个马甲都不够!实话告诉你早看你丫不顺眼了,来来来,有本事咱俩先大战三百回合,偶小龙人儿不使劲,你还当俺是俯卧撑!

大耳朵小猫怒道:打就打,俺Hello Kitty不出手,你还当俺是打酱油的!

见此情形敢做敢当怒气填膺,不由一口鲜血喷出,当即滚落马下,众人大惊,急忙过去扶将起来,啸风之龙大叫:“老敢!醒醒!”抱住敢做敢当脑袋拼命摇晃,大耳朵小猫道:“摇脑袋不好使,听说这得掐人中!”啸风之龙闻言,手成龙爪之型,对着敢做敢当的脐下三寸,大吼一声,掐了下去,只听得敢做敢当一声惨叫~~~~~

正是:板凳妙言退敌 三英屁滚尿流

未知敢做敢当性命如何,下回见分晓

第五回

上文书言到,三位版主讨伐小板凳大侠,未曾开战,先折损大将一员,超级斑竹敢作敢当气得抱鞍吐血,滚落马下,啸风之龙救人心切,误施了一记“抓J龙爪手”,可怜那老敢内伤外伤并发,一时气阙过去不省人事,大耳朵小猫还犹自起哄叫好:“完了完了,老龙你这个月工资奖金全得扣,还要全系统通报批评,看你回去咋给你媳妇磕头认罪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小板凳大侠反间计得逞,眼见得老敢昏迷,龙龙发呆,小猫狂叫,趁天下大乱之际,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好大侠,不迟疑,施展云梯纵轻功大喊一声:“我是路过的~~~”,一窜一跃,竟然从三员大将中间堪堪穿过,再一个鹞子翻身,便跃过出了包围圈,眼前一片开阔平地,大侠发足狂奔,眼看要来到悬崖之边就可纵身入海逃之夭夭,忽听到半空中一个黄莺般悦耳的声音:“小板凳,休要逞凶少要发狂,哪~~~~~~~~里走”,随着这声娇斥,一张金丝软网兜头盖脸铺天盖地直扑大侠,小板凳闻听耳边金风大作,暗道不好,说时迟那时快,收足转身,使一个就地十八滚,骨碌碌闪在一旁。

小板凳稳住身形,抬头望去,只见半空中祥云袅绕,仙气骃睮,云朵里莲花须弥座上立定一位菩萨,身穿奥运志愿者T恤,手托净水瓶,指掐兰花诀,半嗔半笑,不怒自威,来得正是西天雷音寺紫竹林小区三单元六号楼的电喷圣母。

不见圣母犹自可,一见圣母万丈火,小板凳手指半空怒道:“电喷圣母,你不来寻某家,某家倒要去寻你呢,不许论坛抢沙发的可是你发的公告?”

电喷圣母闻言,轻起长袖,掩口而笑,恰似春风拂柳,妩媚生姿:“我把你个不认字的弱视反贼! 那明明是虎先生发的公告,前几天他把你们这一窝纯净水反贼沙发 马扎 路过 帮顶等人悉数擒拿,你既逃脱,不但不收心敛性苦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生出这么多是非,且看本座今天收你.”

一听同门全部落网,小板凳大侠发上冲冠,睚呲俱裂,捶胸顿足,哇哇暴叫:“呀呀呸,电喷圣母,哪个不知道你和虎先生的关系?你们2人不该关了沙发我的老娘舅,杀了地板我的亲二姨,四里八村你访一访,凳爷我可不是好惹滴。”

小板凳大侠甩掉身上外衣,回身抽步,苍朗朗腰间宝刀出鞘,只见那刀明晃晃夺人二目,冷森森要人胆寒,有形容:肩宽背厚刃儿飞薄。杀人不见血光毫。紫巍巍,蓝瓦瓦,霞光万道,瑞彩千条。此刀出得鞘来,身放七彩宝光,声做虎啸龙吟,正是天下第一刀——莽苍踏雪。

凡持此刀的刺客,力量加10,速度加10,体力加10,敏捷加10,生命加500,物理攻击加100,物理重击率加10%,全身舒畅吃嘛嘛香,一个屁上五楼,此刀落入大侠手,恰似云随蛟龙虎随风,小板凳手按莽苍踏雪刀,摆了一个夜战八方藏刀式,怒目横眉决心死战。

众人一看神刀出世,不由得惊慌失色,电喷圣母也暗自惊奇到:“此物自从04年团拜会切了一个西瓜以后就丢失不见踪影,没想到落入凡间今日方现,看来今夜难免一场苦斗。”

想到这里,电喷圣母抖擞精神,呵道:“众位卿家休要担心,我已派人去召南海冰点菩萨和昆仑山小龙老祖,顷刻之间即可到达,快与我拿下这个反贼,赏西门烤鸡翅40串~~”

啸风之龙和大耳朵小猫闻此奖赏,食指大动,口水直流,全不顾老敢还躺在地上没送医院,各摆兵器直扑小板凳。

正是:小说越写越长了,还是计划生育好。

毕竟不知道这一番恶战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六回

上次说到龙猫二人为吃鸡翅,勇斗歹徒小板凳,龙龙抡起大斧一记"力劈华山"兜头盖脸直奔小板凳面门,小板凳闪过这一斧,还一招"十步一杀",逼龙龙撤斧自救,那降大耳朵小猫的双钩已到,"夜叉探海"攻小板凳的下三路,小板凳腾空闪躲,回身一记"云龙九现",一连九剑分指两人,由是三人裹在一处厮杀,电喷圣母自恃身份高贵,并不加入战团,只是浅笑着观看,期间冰点菩萨和小龙老祖,纷纷发来慰问短信,言及家里有事情,一个带老婆去超市购物,一个要在家给孩子洗澡,这番就不来助阵了.电喷圣母心中虽然有些微议,脸上却依旧从容,还故意笑道:"杀鸡焉用宰牛刀,小小一个板凳,不须大费周章,捉拿此贼就在顷刻之间了.龙猫再坚持三十个回合,他必为我等所擒."

小板凳闻听,知道圣母此言不虚.他本是刺客系列的人物,只擅奇袭不善持久,斗了一百多个回合,一仗自己气血之勇,二仗手中天下第一的莽苍踏雪刀,虽然并未落败,但此刻鼻洼鬓角汗如浆出,重衣湿透如沐大雨,只怕再斗下去只对自己不利.这方如何是好?小板凳突然想到,出门之前,某阁主曾经赠与自己锦囊一个,嘱咐如遇万分危急不可脱身之时,方可打开一观,那时节虽然将锦囊贴身收起,心下以为某阁主三国看多了全当扯淡,没想到此刻会有用处,莫非真有神仙未卜先知?

   

小板凳想到此处,手挥刀左手从怀中掏出锦囊,于百忙之中扯开袋口正欲观看,却被电喷圣母看在眼中,兰指轻弹,隔空取物,平白将锦囊摄入自己手中,小板凳兀自跌脚,却被龙猫缠住不得上前,电喷圣母得意洋洋开囊取出白纸一张,小板凳急中生智,一边拨开啸风之龙的开山斧,闪开大耳朵小猫的如意钩,嘲笑道:"圣母你本不识字,何故学人乱翻书?"

那圣母在天庭中千人捧护万人娇宠,从未听过言语相激,不由也犯了嗔戒,冷哼一声:"本宫在清华大学图书馆修炼多年,会不认识你这小贼的蟹爬体?不过是五个字--关门,放阿博."

此言一出,电喷圣母跌脚道:"不好,我中计了~~".原来这阿博本是天庭一个做小买卖的神仙,天生神力法术高强,绰号货运邪神,只皆因他仰慕电喷圣母的美貌,无缘相近,万般无奈之下,企图偷看圣母洗澡,说偷着没偷着,浴室窗户底下垫脚的砖还没搬够就当场擒拿,做了现行反革命,永久封禁.阁主此番驱虎吞狼的妙计恰应在此人身上,这个五个字恰如焦雷过耳石破天惊,小板凳心中豁然开朗,叫了声:"好计策."虚晃一刀,抽身要走,此时圣母心知大事不好,再顾不得自己的身份矜持,从捧剑童子手中抽出自己的武器弑神夜叉剑,飘飘然飞身下了莲花宝座,仙袂翩翩凌波微步,刹那来到小板凳近前,这招又狠又快,剑气凛然杀气冲天,正是江湖上失传百年的"天外飞仙",啸风之龙和大耳朵小猫也奋力齐上,小板凳大侠听得身后兵声大盛,不待回头已知圣母来到,心中暗想厮杀此刻便到了生死关头,我平生所学今朝尽展,成败兴亡置之度外,好大侠胆正心红,一不回身二不躲闪,马步横扎气走丹田,只听得裤档里边暴出一记闷雷般巨响,一股浓浓的黄气从腚下滚滚喷出,说是气,实是屁,这个屁,惊天动地,赛过了小日本的生化武器.这招果然毒辣,电喷圣母本是天地间第一好洁净的人,见此污秽,生生将用了一半的招数收起,翻身而退,啸风之龙和大耳朵小猫全没料到打仗到此等地步居然遇到了现代化高科技作战手段,毫无防备,直熏得一魂出壳二魂升天,啸风之龙强忍着恶心大骂到:"这贼中午吃的是韭菜."大耳朵小猫吐了一口,说:"不,是韭黄,不信你再细闻闻."

小板凳大侠奇兵获胜,逼退了三名大将,此屁一出,身轻如燕,大侠正好施展千里独行的轻身功夫,不向外逃,反往小黑屋里冲去,其他人再想追,已经被甩开十米之地,小板凳来到小黑屋里,逢屋开门,遇牢卸锁,来到第十八层永久封禁的这一间,一刀劈开了栓门链,二刀斩断了虎头闸,第三刀将半扇牢门砍倒,牢门坍塌,永久封禁的这一群人呼拉拉疯魔一般冲了出去,跑在第一个就是披头散发的"水牛的原配",迎头正遇上追进牢房大耳朵小猫,她思夫心切,加上眼睛不好,扑将上去,将小猫按在地上没头没脸猛亲狂啃,口中还兀自"丈夫丈夫"地叫个不停:"我的亲达达,几日不见,你耳朵怎么这么大了?"

随后跑出来风月群的人,也是不由分说将啸风之龙也团团围住,这些人都是眼睛里有水的老江湖,早看上了龙龙全身三百黄金的行头,当即将他按翻在地,脱衣的脱衣,扒裤的扒裤(以下省略5000字)

最后一个冲出来的便是货运邪神阿博,那阿博红鼻子红脸红头发,红胳膊红腿红脚丫,那红的,就跟个福娃欢欢似的.他乍脱牢狱,没有趁手的兵器,地上拖起栓牢门的铁链子2根,挥舞着冲了出来,一眼看到了电喷圣母,那圣母正自喷香水以驱屁气,没料想小板凳身手敏捷已经将阿博放出来了,唬得花心乱颤娇躯乱抖,站不住祥云头坐不稳莲花座,阿博见得圣母,唏溜溜怪叫:"美人儿啊,美人儿!我为你挠塌高墙坐穿牢底,也是老天可怜我痴情一片,肯教你我二人今日再见,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无情残酷,你好狠的心肠!"

电喷圣母又羞又怒:"淫贼休要胡言乱语,看本宫取你性命."

阿博大笑:"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来来来,你我二人同归于尽吧."

说罢,阿博也召来黑云一朵,与电喷圣母缠斗在一处,那侍奉圣母的小童一边观战一边给虎先生家打电话,急得狂喊:"虎先生,你做完饭了吗?我们顶不住了,你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快来拉兄弟一把~~"

此刻,大耳朵小猫和啸风之龙乱军被淹没在乱军之中自顾不暇,敢做敢当自己拐啊拐地排队挂号看大夫去了,天上阿博又死死盯住电喷圣母,地上有越狱的诸多马甲和兵丁混战,封禁山上神魔混淆乱斗一片.

小板凳看的时机已到,才向月下老师躬身一礼:"老师,我要去了."

月下点点头,眼含热泪道:"好孩子,记得每个月给我送新的花花公子来."

小板凳看老师身陷囹圄不忘忧国,也难过的流下泪来,然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小板凳大侠狠心肠纵身一跃,破窗而出,落入海中,劈波分水斩浪潜行,不多时已经游出一里开外.

在水面换气之际,小板凳忍不住回头望去,封禁山上杀声渐止,料想是虎先生等援军已到干戈已平,又想到老师那番言语,心中气血翻腾块垒难平,复又极目四眺,周天夜色凝重,千里苍穹阴霾,唯独见启明星孤悬一隅,若隐若现,乾坤之间,万古长明.

诗云

打字PK汗如雨 , 政治股票贴成堆。

大斑小斑凶似鬼, 只叹论坛几人回。

左派右派出我辈, 一入论坛板砖飞.

民主爱国谈笑中, 不如诸公洗洗睡.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