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德格天阁

不向洛阳图白发,却于鹛坞储黄金

 
 
 

日志

 
 

普神在上 战神在下(上部 1---4)   

2009-07-20 13:33:29|  分类: 变形金刚同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cybertronsaga.com/bbs/read.php?tid-5292.html   TFSLASH地址

 

(一)

 

    威震天刚从电梯出来,看到声波已经站在指挥部的门口在等他了。

    早上心情还不错,威震天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用钥匙捅着门,“这么早有事吗?”

    声波跟在他身后走进了办公室,找了把椅子坐下后,才不慌不忙的说:“闹翻天拒绝接受命令。”

    威震天一怔:“什么?”

    声波不动声色地重复了一遍:“昨天下午我向他颁令的时候,他拒绝去查亚星做率领驻外部队。”

    威震天将一个不知谁丢在桌子上的废能量块扔到窗外:“他真是这么说的?”

    算了吧,老大,你对他的偏袒全银河系的人都知道。声波胸有成竹的回答:“不,他当然不是这么说的。”声波按下了放音键,闹翻天任性蛮横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两个人中间。


    “我才不去什么查亚星呢!~~~~” 在一阵平平邦邦的刺耳的声响中什么东西被狠狠的掼在地上,这下威震天不用问也知道为什麽三楼走廊上的坐椅被掀翻了一排,刚才还差点拌了自己一跤。“我哪儿也不去!我就要待在塞普顿!让你的命令见鬼去吧!!!!”

    在一阵过于巨大的引擎轰鸣中威震天走上前去关掉了声波的磁带。好呀!他咒骂了一句,打开桌子上的传讯器:“闹翻天你马上到指挥部来!!!马上!!!!”

    他的心情完全被破坏掉了,威震天不解的对声波抱怨:“他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

    声波愉快的说:“恕我直言,头儿,只要你不在,他一贯都是这样的,其实刚才的表现还不是最恶劣的……”

    话音刚落,房门突然象被炮轰开一样猛的撞到墙上,声波的下意识反应就是汽车人入侵了,但威震天知道这只不过是闹翻天进行瞬间传送时由于计算不准确而常犯的错误。

    闹翻天兴高采烈的出现在威震天的办公桌前,把一个保温便携器砰地放在一摞文件上,丝毫没看到角落中的声波:“头儿,刚加热的,放了你最喜欢的55号机油,给你的给你的。”

    威震天瞥都没瞥早餐一眼,冷冷的问:“你是让我的命令去见鬼吗?”

    像以前一样闹翻天想都不想立即否认:“不是呀头儿,我哪里有不听你的话?你不要听声波那个老家伙的,他……” 说到这里,他才象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环顾了四周一下,果然发现声波这个老家伙气闲神定地坐在自己身后,闹翻天终于意识到参谋长变形后是个什么东西了,他想不好了,这下可能没法抵赖。

    闹翻天以他无比直率的个性,彻底流露出一个撒谎者被揭穿后无奈表情,垂头丧气地不出声了。

    声波站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在走廊里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凭你和我斗,算了吧,小家伙。

 


 
(二)

   “为什麽不服从命令?”

    闹翻天一言不发。

   “你去查亚完全是我的决定,和声波无关。”

    闹翻天一言不发低着头。

    “派你去是因为我信任你,我需要一个得力的人帮我在塞普顿外围建立战略基地,更好的监视汽车人的举动。这么简单的军事意图还需要解释吗?!”威震天说完后也觉得生气,凭什麽向他解释?荒唐!

    闹翻天一言不发低着头,目光停留在办公桌上永动仪那不知疲倦的金属小球上,看着它从这边滚到那边,再从那边滚回这边。

    望着这个大胆地用沉默与自己对抗的部下,威震天发现有时候他简直比红蜘蛛还要让人伤脑筋。就是红蜘蛛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毫无缘故地当面挑衅,如果他这么做了,那自己可以狠狠的揍他一顿打得他24小时不能变形。差不多的霸天虎都受到过类似的待遇,除了声波和眼前的活宝。声波是圆滑的无可挑剔,那么这个小家伙呢?威震天就是不愿意打他,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
    
    也许这是一个无聊的错误吧。

    威震天从椅子上站起来,气势逼人地绕过桌子。闹翻天有点畏缩的稍稍开始后移,看到了退却的迹象,威震天没有再逼近,他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说:“你也胡闹的够了,要是有下次你就没这么走运!!去准备吧,按时出发!”

    闹翻天抬起头看着他,没有动。

    威震天也盯着他。

   “你忘了答应我的话了吗?”闹翻天怯怯的问。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威震天仔细的想了想,他的语气也缓和下来:“我答应你?答应你什么了?”

   “就是在地球上的那天呀!”闹翻天满怀希望的提醒他,“你说将来我们回到塞普顿后你让我代替红蜘蛛当你的副官,想起来吧?”

    原来是那个乱七八糟的夜晚呀!“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呢!”威震天松了一口气,“当时地球时间凌晨3点了,我们只是随便讨论一下,没必要把它当成许诺,那也不可能是一个许诺。”

    闹翻天没料到威震天会如此轻描淡写地回答,他有些焦急的说:“为什麽说过的话不承认,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呀!!”

   “答应过又怎么样?”看来迂回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威震天拿出领袖的威严:“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命令你去作的你必须就去作!”

    闹翻天激动地说:“你怎么能这么说?!那天我是很认真的呀!!”

   “好吧,我们谈谈。”威震天尽量以耐心的口吻问:“闹翻天,为什麽你不愿去查亚?”

    闹翻天脸上的表情复杂地变换了一阵,他再次低下头。

   “没关系的,你尽管说出来。”

    几分钟的安静后,闹翻天支支吾吾地说:“查亚离这里太远了”

   “ 什么?”威震天怀疑听错了。

   “查亚离这里太远了。要飞整整300个小节呢 ”

   “300个小节还远?”威震天真的不明白他是没睡醒还是短路了,“300个小节又不用你飞,有飞行器,补给也会及时送到的!”

   “根本不是补给的问题!”闹翻天被逼的没办法,提高声音顶撞了比他高出一头的霸天虎领袖。

    耐心被耗到尽头,威震天忍无可忍抬手将永动仪打飞到墙壁上,金属刺耳的撞击声和他暴戾的咆哮声在不大的房间里肆意横行:“那到底是为什麽呢?!现在红蜘蛛安静了,轮到你和我作对了是吗??我们已经回到塞普顿,有了充足的补给,有了精良的基地,你还有什么不满足还要什么才安心??如果你不愿意服从我的命令,当初又是谁恳求我要加入霸天虎呢?!”

    然而这一次闹翻天没有流露出丝毫退缩的痕迹,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强大的勇气使他无比坚定地直视着威震天。

    他目光清澈,神色自若。

    他甚至向前跨了一步。

   “我并不在乎补给和基地,真的,我一点都不在乎,我追随你并不是为了那些东西,”闹翻天用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如果让我选择,我宁可我们还呆在地球上!!”

    他的眼神里充满坚定,他的语气中涌动着激情,这句意味深长的回答刹那间平息了威震天的怒火,一种不祥的预感告诉他赶快回避正面冲突另选人去查亚,否则面临的将是一个极其棘手的问题。
     
    并且这决不是一个战术或战略上的问题。

    他感觉到了有什么令人心悸的东西在空气中向自己慢慢靠近

    惊天雷? 声波? 反正换一个人去查亚吧。

    威震天躲开迎面而来的逼视,转身去打开传讯器的开关。

    他知道这样很没面子,他现在顾不了太多。

    已经来不及了。

    “闪电”的名字还没说出口,闹翻天中性的近乎童音的声音就从身后飘过来,怯怯地,轻轻地,如同一只手,因爱情而温柔,因羞涩而颤抖,带着冰凉的气息抚上威震天的面颊。

    “头儿,我很喜欢你的,你知道吗?”
 
    这一声低吟具备着难以想象的穿透力,它仿佛矫健的鹰鹫,风一般穿越扩音器掠过基地每个房间,所有的霸天虎,那些正沉浸于早晨特有的愉悦心情中的人,那些正在闲聊调侃的人都象被施了魔法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将迷茫的眼光投向空中,似乎要捕捉余音诡异的身影。     

 

 
 
(三)


    霸天虎同类之间的亲密关系,自大战前就普遍存在,但基于DECEPTICONS与生俱来的种族性格,公开谈论这个话题是被绝对禁止的。不幸的是,在过于漫长的等待毫无结果后,闹翻天发昏了,语言的波涛铺天盖地的冲向了霸天虎领袖。历史的每个细节,随着他的声音,从威震天的历史数据库中结束了沉睡。苏醒过来的回忆,汹涌澎湃地吞噬了中央处理器。有那么一个时刻,威震天清晰的意识到自己大概要短路了。如果他在这个关头失去机体控制能力,那一定是霸天虎历史上最匪夷所思的新闻吧。在不长的几节时间中,威震天唯一能做的只有狼狈不堪地在椅子中坐下来,把所有的能量都用于和紊乱的数据抢夺中央处理器的战斗里,听凭闹翻天急促尖利的声音像地球上的暴风雨一样鞭打在他身体上。

    勇敢的小东西在陈述中忘记了一切,只顾得把积蓄多年的感情一股脑地泼向他。从他将他从废弃品的处理线中救出来,从他在大萧条期递给他一袋无比珍贵的能量块开始,他就无可救药的深深陷入到对他的迷恋中。他追随他,服从他,他是那么渴望成为他的副官,只要能像红蜘蛛那样跟在他旁边,他哪里都可以去,什么都可以做。

    他停止下来,满怀期望地等待幸福的降临。

    整个霸天虎基地都陷入到一片无法描述的沉寂中。

    “我出100个能量块打赌,”冲锋喃喃的说,“闹翻天这次,死定了。”

    这句话终于使惊天雷终于从极其复杂的内心纠结中回到现实,他撞开门,变形,从楼梯的缝隙中直冲5楼,然后他和比他早了那么两步的声波一起,亲眼见证了一场乱七八糟的悲剧。

    霸天虎领袖恢复了平日里冷酷凶狠的残忍气势,象只单薄的小机械昆虫,闹翻天被他从屋子里稀利哗啦地摔在走廊的正中间,然后又双脚离地的拎起来,他的脸贴得他那么近,恶毒的声音抽打在他的面颊上。

    “闹翻天,明天如果我再看到你。”威震天狠狠地把他的霸天虎标志扯下来,“我就杀了你!”

   
    他再次把他用力掼地在地上

    根据宇宙中通行的法则,你永远只能殴打那些被你打惯了的人。长期来被对方心照不宣地惯坏了的闹翻天根本不吃这一套,他从地板上猛烈地爬起来,以惊人的无所畏惧的身体姿态冲向霸天虎领袖:“那你现在就开枪吧!!!”

    他没能扑到他身上,声波从身后强有力的把闹翻天抱住,还准确无误的扯断了他的声音输出线路。闹翻天用尽力气挣扎着想和威震天拼命,但却被声波死死地按在怀里,参谋长的态度倒是很冷静,相对于他控制闹翻天的激烈的身体动作,他的语气平和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对不知如何收场的指挥官说:“威震天,震荡波在等您,今天上午,不是该检测太空桥吗?”

    威震天点点头,快步向电梯走过去。经过惊天雷的时候,两个人互相回避了对方的光学感应器,威震天没有任何停留:“带他走。”

    惊天雷毫不迟疑的回答:“好的。”

    他摘下胸口的霸天虎标志,随手丢在脚下。金属地板和标志牌发出一连串悦耳的叮当声。   

 

 
(四)


    很长时间,声波始终紧紧抱着闹翻天。他在这可怜的孩子的接收器旁边一直轻轻地说着安慰他的话,他对他说好了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所有人很快都会忘记今天的事情。在感到闹翻天的能量波动已经降低到了安全水平后,他慢慢放开了他。闹翻天万念俱灰地摊在地板上。他这要死要活的模样真令人伤脑筋,其实威震天表面上虽然显露出极度暴怒,当真动起手来却很克制,浑然不是殴打红蜘蛛酣畅淋漓的重拳。在貌似场面宏大的打斗场景里,霸天虎领袖展示出很高超的格斗技巧,即使走廊里积攒了不知道多少光年的电子屑被搅得乱飞,尘埃散尽后的闹翻天只不过象征性掉了几块漆而已。尽管如此,闹翻天还是被无法抑制的绝望和悲伤淹没了,他在地板上抖动的如此激烈,以至于旁观者不忍心再碰他。最后惊天雷从维修库里用把拖车拉出来,他和声波把闹翻天搭在平板车上,拖回到他们的房间里。

 

    惊天雷用焊枪重新接上了闹翻天的声音线路,但是他却拒绝说话,把充电器和自己接驳了以后,他还从里边锁了维修舱的门。

    惊天雷开始着手准备行囊。整理装备,物品登记,然后把挑选出必备品打包,去军需仓库里搬旅行足够用的物资。刚才拖着闹翻天的车子上堆满了能量块,在费力地把车拉上斜坡的时候推动器差点跳线,但他却并不觉得体力劳动痛苦,恰恰相反,他必须要用繁重的事情剥夺自己思考的余地。

    声波说的对,反正一切都结束了。时间是治愈之神。


    惊天雷从库房里找出一艘小飞船,把它停泊在基地外边的空场上,以非常职业的态度开始飞行前的保养和维修。这个活儿他忘我地干了很长时间,再次从昏天黑地的机械仓里钻出来的时候,塞博坦的夜色已经降临了。惊天雷坐在登梯的台阶上,享受着疲惫逐渐散去的虚弱感。远处了望塔的灯火点燃了,班驳的亮光象地球上的萤火虫一样四处散落,白天看来被战火摧残的金属星在黑暗中露出了安详静谧的一面,惊天雷在内心温柔地对饱经沧桑的故乡轻声告别。

    休息了片刻,他重新回到房间里。把能量块在加热器里转的时候,他用刷子沾着清洗液,擦拭胸口上标志残留的痕迹。

    维修仓的门吱呀着被推开了,闹翻天从里边扭扭歪歪地走出来。尽管充足了所有的储备电池,他看起来还是象随时都可能DOWN掉。他对于房间里的凌乱没有显然没有思想准备,茫然地走到惊天雷身后,问为什么很多东西都不见了。

    惊天雷极力压制着自己要爆发的情绪,回答说,他在收拾行李。

   “威震天允许我们离开了。”他用力的拧开机油的塞子,往能量块里兑着,“这是个好机会,他再过几天就要进攻汽车人的地球基地了。我们刚好可以从这么危险的军事行动中脱身。”

    他把一张星际地图甩在给闹翻天的身上,指着红色电子笔标注出了几个遥远的点给他看。惊天雷说这里是他下午在数据库里搜索到的适合变形金刚生活的其他星球。他已经为他们备了足够的能量和备用物资。他们将有一次短暂的星际旅行,直到找到新的家。

    “明天早上就出发。”惊天雷拍拍沉默的闹翻天,“我们会开始美好的新生活的。”

    他说完这句话,就匆匆地钻进维修舱里,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