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德格天阁

不向洛阳图白发,却于鹛坞储黄金

 
 
 

日志

 
 

普神在上 战神在下(上部 5---8)   

2009-07-20 13:50:53|  分类: 变形金刚同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第2天,惊天雷在提醒器鸣叫之前已经恢复了自我运转。他把闹翻天叫起来,将两个人的充电器放进一个预备好的小仪器箱中。这是最后一点行李了。他拎着箱子走出去,闹翻天慢吞吞的跟在后边。惊天雷还特意拐到声波的门口,他给参谋长留了张纸条,拴在把房间识别卡上顺着门缝塞进去。然后他拉起闹翻天,径直走向地下起飞坪。在长长的黑暗的走廊里,闹翻天不情不愿的脚步声繁乱拖沓,越来越沉重。最后几十米惊天雷不得不用力拖着他走完,把他连拽带拉的塞进去。

    小飞船起飞过程很顺利,脱离了塞博坦引力后,呼啸着全速向一个陌生星系前进。惊天雷目光笔直的盯着雷达上各项数据库,然而他不用看也知道,副驾驶座位上的人马上要爆发了。

    “TC,我好难受啊,”果不其然,闹翻天突然叫起来,煞有介事乱抖了两下:“我需要维修,我需要维修。”

    惊天雷打开自动巡航,然后把工具箱丢到身后的船仓里:“来吧,我看看怎么了。”

    闹翻天尴尬的说:“不过现在好象又好点了。”

    惊天雷嘲笑地瞥了他一眼:“要不我给你张威震天的全息影象吧 ,难受的时候也许用的上。”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冲突,更确切的说,是惊天雷第一次发作,在闹翻天失态前,他先丧失了以往宽容的态度。那句话挣脱了理智的束缚,脱口而出,完全不是平素默默保护对方的风格。

    听到哪个名字,闹翻天不说话了。两个人之间沉默了很久。  

    惊天雷突然把引擎熄灭掉,小飞船停泊在浩淼无垠的宇宙外层空间,四下里一片空旷的沉寂。

   “对不起,我不是哪个意思。”惊天雷的态度先软下来。

    闹翻天低声说:“TC,我想回去.....”

    这一刻最终还是降临了。

    惊天雷注视看着驾驶室外:“那么,关于我,你想好了吗?”

    闹翻天回答的倒是很爽快:“TC,你一直对我很好,没有你,我早死了,也不会认识头儿,当初~~~~”

   “当初的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我们不要浪费时间。”惊天雷冷冷的打断对方。

   “我已经决心要离开霸天虎,所以这一次,”他转向闹翻天的脸:“这一次你必须在我和威震天之间选择一个人。”

    闹翻天无法和他对视,用力的低着头。

    不要在彼此折磨了。惊天雷稳定了下线路板中波动的数据流,重新点燃了飞船的引擎,电子雷达欢快的声音跳出来:“目的地重新设定,地球。”

    在进入大气层的时候,小飞船遭遇了意外的太阳电子风暴,所以降落的时间比预计晚十几个地球分钟。随着蓝色的星球越来越近,闹翻天的情绪也明显高涨起来,他对于重逢已经急不可耐,当看到太空桥熟悉的剪影,他以无法掩盖的喜悦心情发出一声欢呼。

    他是如此的高兴,丝毫没有留意到身边的人。

    望着沉浸在兴奋情绪中的闹翻天,惊天雷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十足的蠢货。愚蠢啊愚蠢啊, 在陪伴了他如此长久的时间后,他竟然还会问这种自取其辱的问题?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闹翻天的火种自见到威震天之后就再没有对其他人跳跃过,甚至他们之间即将来临的永久的离别都不能干扰他对他的渴望。分手不会永远是件值得难过的事情,毫无结果的努力终于可以结束了。解脱了,你这个傻瓜。

   “TC,我们一起回去吧。”闹翻天从飞船上跳下去,兴高采烈对他喊。

    他对他,可真残酷。

    惊天雷把闹翻天的东西从行李舱里拿出来递给他。

   “TC,你真的要走了吗?”闹翻天可怜兮兮的抱着自己的小箱子,“你会回来看我们吗?”

   “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照顾自己,”惊天雷拍了拍他肩膀,还给了他一个兄弟般的拥抱,“别愁眉苦脸的,威震天又不会真的杀了你”

    闹翻天被这个冷笑话打动,看上去不那么难过了。惊天雷带着无比酸楚的心情将他天真的连脸庞扫描进数据库,并在存储器中进行了一级备份,他向他挥了挥手,小飞船以无比坚定的姿态冲出了大气层。

 


(六)


    闹翻天很耐心地等到夜晚降临,才在暮色的掩护下悄悄地回到霸天虎城。先围着基地绕了一圈,指挥室的灯还亮着。为了避免被其他伙伴围观嘲弄,他决定再试下自己特殊的本领。

    传送了,传送了,普神保佑。

    这次传送很完美,闹翻天准确无误地自我转移到威震天的办公室里,不但撞翻了沙沙运转的幻灯播放器,还差点踢在声波脸上。

    上一秒还在聚精会神地和威震天看沙盘的参谋大人已经很长时间没遇到这样的事情了,骤然加大的电流几乎烧了保险丝。他是准备吓死他吗?

    声波不肯定自己是不是发出了一声明显的叹息,难道每次这样的时刻,他都必须亲自在场吗?

    好吧好吧,你们来吧。

    参谋长干净利索拿起自己的东西,直奔门口。

   “声波,你要去哪儿?”威震天听起来有点烦躁。

    声波没回答,只是在关门的时候向他敬了个礼。成了,头儿,你溺爱他,宠着他,等这可怜的孩子迷上你,你却假装看不到他,虚张声势的就想甩了他,宇宙里可没有这么好的便宜事,现在买单吧。

    威震天看着散乱了一地的仪器,一筹莫展。

 


   “我们会在48个地球小时后发动对汽车人的攻击,”威震天终于开口了,“下午的战术布置会你来了吗?”

    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和解了。忐忑不安的心情一扫而空,闹翻天笑逐颜开地回答:“没”

   “那么到我这儿来。”

    他示意他过来。

    这是他们重复了过很多次场景。以往的作战会议,闹翻天每次都会拼命地抢第一排离他最近的位置,但散场后过不了多久,他又会突然折返回来,装疯卖傻的说刚才他没听懂,或者干脆都忘记了,用千奇百怪的各种理由要求再讲述一遍。此刻,昔日再现,闹翻天绝对不会老老实实地坐在另一把椅子上,他采取一贯的做法,把办公桌上东西满不在乎的扒拉到一边,在什么东西滴里当浪翻滚落地的杂音中,兴致勃勃的从桌子外边爬上了清理出的大平面,把两条腿垂在威震天面前轻轻乱晃着。

    威震天重新打开幻灯机,把战斗的部署指给他看。根据情报,擎天柱此刻正在汽车人月球基地驻扎,不久他会派一艘汽车人的飞船从月球返回地球大本营,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霸天虎将分成两队发动打击,除了声波带领直奔地球的先遣队外,威震天将亲自率领一队人抢夺飞船,从而欺骗过汽车人基地的防御措施,内外夹击。

    他的陈述言简意赅,思路清晰,每个霸天虎的某个时间段的战斗位置都被准确的复述出来。有个秘密闹翻天和谁都没说过,他讨厌战斗,但他喜欢看他战斗,喜欢看他威风凛凛地把其他人指挥的服服贴贴,喜欢看他和高大强壮的擎天柱硬碰硬地对决。他做着一切时候所散发的凶悍魅力让他深深沉迷,闹翻天固执地认为哪怕再过几百万年,都不可能从这个星球上找到另外一个比威震天更卓越的霸天虎领袖。

    “可是,头儿,”闹翻天软软地,歪歪地靠在他身上:“我被打伤了,我怎么参加战斗呢?”

    “所以我没安排你”威震天关掉幻灯机,却没有推开他。

    “啊”闹翻天一下子坐直了,“为什么?”

     威震天愉快地回答:“因为你被打伤了。”

     闹翻天垂头丧气的再次靠在他身上。

    “好了,谈点正经的。”威震天这次推开他,换了个话题:“惊天雷呢?”

    “他走了”闹翻天低声说。

    “去了什么地方?” 威震天倒不是很意外的样子。
 
     这让闹翻天很惭愧。他想起来,他竟然都没问过TC,他支支吾吾回答说:“我不知道......他没告诉我.......”

     看样子,万年铁三角关系谢幕了,舞台上只剩了主人公A和主人公B。

    “我想去”闹翻天死皮赖脸地说

    “好吧”威震天煞有介事考虑了一下:“你跟着声波那队。”
 
    “又是红蜘蛛和你,我和别人,”闹翻天不太情愿,“我要跟着你,我要和你一起去抢飞船”

    “想都别想!”威震天厉声斥责他。就算这么多年来,他在战场上一直自顾自享受着幼稚的人生,但是即使是最愚笨的家伙也该多少熏陶出点眼力,什么样的任务危险,什么样的事情他不可以做,难道他连自己能力的底线在那里都不知道吗?

    “闹翻天你那个脑袋里都是废渣吧?!”
 
     他又凶他,他刚对他好了一会儿,闹翻天难过地低下头。

     他的可怜相打动了威震天。惊天雷已经不在了,神经兮兮的小家伙没有人安慰,今天晚上应该会在充电器上难过很长时间吧。

    “好了,高兴点好吗?”威震天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过去:“我有个东西给你.”

    “我不要!”闹翻天气鼓鼓地说。

    “不要也可以打开看看嘛。”

    他以罕有的温柔态度把盒子举到他面前,闹翻天忍不住接过来。里边是一只小巧的红色内置通讯器---声波的新发明,小玩意被做成地球上小鸟的样子,貌似轻巧的外表下,它的能量惊人,可以在胸版上直接插槽使用,连接声音线路,即使在扬声器关闭的情况下也可以完成跨越星球的远距离通讯。

     声波给它起名字叫蜂鸟,他做了四个,原本属于震荡波的那只现在被拿来救场了。不过一想到副官沉默寡言的性格,威震天基本上没什么负疚感。

    “一共有四个频率,”他演示给闹翻天看,“第一个是我,第2个是声波,第3个是红蜘蛛,第4个是你。”

     看到享受副官级待遇,闹翻天开心的几乎要爆了:“那我和你说话,其他人就听不到了对吧。”

     威震天点点头,没错,他们解脱了。

 

     目的达到了,威震天对闹翻天说散场了散场了,自己还有点事情要做,现在轮到他服从命令,好好回去充电。

     接收了礼物的闹翻天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不过威震天并没有回到办公室,而是去敲声波的门。参谋长显然刚把磁带们送进维修舱,开门的时候一反常态的严肃。

     “您从来没在这个时间找过我,”声波不动声色的说,“是我看错了吗?”
   
     没理会他的态度,威震天事情的现状简要告诉了他,惊天雷走了,但是闹翻天回来了,而且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将编入他的小组。

    “随便指派个无聊的事情给他,总之让他离我远点。”

     “这次可以”声波回答的滴水不露。

     威震天冷冷地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伟大的威震天,”声波以标准的下级军官回答上级军官的姿势,彬彬有礼地回敬了他一句,“我可不是普莱姆神。”

 

 

(七)


     在率队向地球进发的时候,声波有空的话就会抓紧时间考虑如何解决掉闹翻天。随便找个无聊的工作?说起来可真轻松,他总不能让他绕地球赤道飞行上十八周吧。

     直到着陆,参谋长还没什么灵感,于是他不耐烦地把闹翻天叫过来:“你负责保护太空桥。”

    “啊?”闹翻天吓了一大跳,“这和太空桥有什么关系?”

     声波一本正经的说:“防止擎天柱破坏我们的撤退路线。”

    “我们不是坐大火车来的吗?”闹翻天彻底糊涂了。

    “但是我们要从太空桥撤退。”声波也被自己这样的说法逗得快不成了,为了避免笑场,他不得不大声对闹翻天喊起来,“闹翻天,战场上要服从命令,别这么多话,不然我就告诉威震天你又不听长官指挥。”

    闹翻天恨恨地回忆了上次两个人的交锋场景,他从参谋长身上的确从来没什么便宜可占。不过他会记得的。

    经过不长的一段飞行,闹翻天在太空桥降落。远方传来的炮火声越来越激烈,映衬着这里更显得分外寂静。看样子他们汇合得很顺利,现在应该正在对汽车人基地狂轰滥炸。尽管很想听听威震天的声音,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敢在这个时刻打扰他。

    无聊的闹翻天索性对着蜂鸟开始模拟通信,他同时扮演自己和威震天两个角色,玩得不亦乐乎。塞博坦的黄金时代在他丰富的想象中重新降临了,没有声波,没有红蜘蛛,不过惊天雷可以住在街对面的房子里,他和他开始享受和平年代温馨平静的每一天。

    在地球黄昏时刻,一艘飞船降临在太空桥附近。玩得过于投入的闹翻天非常不情愿的回到真实世界里,由于没找到汽车人标志,他还以为那是地球的飞行器,他以非常懒散的态度站在舱门,随意的拿着枪,准备把里边的人吓跑。

    铉梯放下后,第一个冲出来的是擎天柱。收到求救信号后他风驰电掣的赶过来,并在漫长的路上接到了地球基地传输过来的影象。威震天成功偷袭了他们的月球补给船,还驾驶它欺骗过基地预警系统长驱直入,他们破坏了外围防御系统,双方火力悬殊过大,汽车人只能龟缩防守。出于对领袖的尊重,他们没有隐瞒他任何细节,给传输他补给船里的图片。船舱里到处都是弹孔,所有人的尸体象废弃的垃圾一样被塞在一个低矮的材料间里。

    铁皮失踪,没有发现其他生还者。

    从看到图片的那一刻起,擎天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火种里爆裂了。他从来没如此绝望地愤怒过,也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渴望过杀人,熊熊的复仇之火疯狂地在身体里蔓延,他要替死去的同伴复仇。

    他在飞船降落的第一时间风卷残云的冲出机舱,率先冲入光学感应仪的正是秀逗中的闹翻天。

    闹翻天从来没见过如此狰狞可怕的擎天柱,惯于偷袭,喜欢丢了炸弹就开溜的小家伙被彻底吓呆了,他想起变形逃跑的时候,擎天柱已经抓住了他的脖子,盛怒中的汽车人首领只用了一只手,就把闹翻天甩下高高的悬崖。

    激光罗盘仪和雷达高度表发出失灵时候奇怪的鸣叫,闹翻天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做哪怕一个动作,他祈祷普神保佑他落地后直接短路,能用装死骗过可怕的敌人。

    正当他放弃希望的时候,2点钟方向突然出现一个矫健的身影。他先是侧俯冲来过来,在高速坠落中准确的抓住了闹翻天的两翼。然后为了消除引力加速度,他以45度下斜横滚,再连续飞了两次交叉翻滚,终于在接近地面的时候抬起机头,以完美绝伦的空中姿态重新飞回山坡。


    惊天雷把闹翻天放在地上。没时间解释了,何况在做了如此高难度的战术动作后,霸天虎嗜血狂放的本性已经散布在他每个线路里。面对设定比自己高两个级别的擎天柱,惊天雷甚至没去碰激光武器,他张着两个手臂,挑衅地朝汽车人首领走过去。

   “擎天柱,能给你自己换个象样点的对手吗?”

    两个战士咆哮着撞在一起。无论冷兵器时代消亡了多少年,近身肉搏仍然是最荣耀的战斗方式。擎天柱和惊天雷山坡上狠狠的撕打着,完全靠士兵的本能保持惊人的攻击频率,闹翻天和其他汽车人在两个方向围观。毕竟机体的差距是无法否认的,战斗时间稍一拖长,惊天雷渐渐落了下风。在最后一拳之前,他不得不放弃防御动作来争取进攻机会。

    结束战斗的是一记漂亮的重拳,擎天柱做出一个完美的向右闪的假动作,惊天雷本能的贴身逼近,正迎上对方蓄谋已久的致命打击。没什么声响,他正面装甲板象四射的水花一样飞溅开来,擎天柱毫不留情地在他裸露的胸口里上补了一枪,黑色的烟雾涌出他的机体。

    惊天雷倒在地上的时候,闹翻天不顾一切的扑过去,他抱着TC,在极度的慌乱中,直接把蜂鸟打开,叫着威震天的名字。

   “头儿,我们被袭击了,快来救救我们啊~~~”

    这孩子无助的象哭喊一样的声音,让擎天柱有点茫然。同伴死亡的面庞渐渐和闹翻天的影象慢慢重叠。在面对威震天的枪口的时候,在火种熄灭前的那一刻,他们也这么呼唤过他的名字吗?

 


    擎天柱把蜂鸟从闹翻天手里夺过来:“威震天,是你吗?”

   “是我,伙计。”威震天熟悉的腔调在一片杂音中出现了,“听你的口气,我猜你已经发现那可怜的船了。”

   “铁皮在你那里吗?我们交换吧。”擎天柱克制着。“你可以一个换2个。”

   “很遗憾,他的尸体我扔在轮机室了。”威震天口气仿佛在和老朋友闲聊,“飞船的储藏室太小装不下那么多人,抱歉我应该给你留张纸条。”

   “别惹我,你这个狗杂种!”擎天柱怒吼着,蜂鸟几乎要被他捏碎了,“你的小老鼠在我这儿。”

   “杀了他,别客气。”威震天干脆利索的回答,“很高兴这以后你和我就没区别了,对吧?正义的擎天柱大哥。”

    他们做了太久的对手,象熟悉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对方每个弱点和细节,地球人说过,敌人之间有时候比夫妻还要亲密上一百倍。

   “你说的对,”擎天柱突然平静下来,“你会等我吗?还是和以往一样,在那之前就逃走呢?伟大的威震天。”

    他们很长时间没亲热了。

   “我等着你,宝贝儿。”威震天毫不示弱,“在你家里第三区炮台上见,不过你可要快点儿,别让我等太久。”

    擎天柱没有再看闹翻天一眼,他把蜂鸟甩在惊天雷身上,带着义愤填膺的族人向汽车人基地进发。

 


(八)


    子弹在胸口炸开的感觉太奇妙了,象是谁善于表达的双手在拨动一块块芯片,你能清晰的感觉到火焰沿着线路燃烧的走向,多愁善感的烟雾飞快的弥漫开来,身躯象被打散了一样充斥着破碎感,除了熊熊燃烧的主板,惊天雷感觉不到自己还有其他部位。他觉得自己死了,昏过去,然后在闹翻天绵绵不绝的歇斯底里的号啕声中,他又醒了。

    真他流水线的疼啊。惊天雷集中所有的力量,推了推伏在自己身上的小白痴,示意他还没死。

   “感谢普神感谢普神!!!!!!”喜出望外的闹翻天紧紧地抱住他,“TC你醒了你醒了你醒了!!!!”

   “我需要维修。”惊天雷无力的说,“看在普神的份上。”

    在他的提示下,闹翻天连滚带爬的一头扎进太空桥狭窄的仓库里,不久他带回一个紧急救助工具箱。

   “没有电波干扰器,可能有点疼。”他对他说,一边把工具取出来。

    惊天雷做了个“明白”的手势,他把脸转向另外一边。这是闹翻天最拿手的长项,他的动作娴熟而准确,从冒着轻烟的伤口里,他准确的把必须要修复的线路找出来,将烧毁的部分一一剪断,用新电线暂时替代。

   “TC,很快就好了,你要是疼可以喊我。”

   “闹闹,你还记得哥萨吗?”惊天雷突然说。

   “当然,我当然记得,”闹翻天一边忙一边回答,“我们在那里住了很长时间。”

    是的,五面怪时代,凯恩城的哥萨镇,惊天雷每天出去找点活干,细小的维修都是闹翻天来做,他以孩子般独有的专注态度在这个工作上取得了惊人的进步,当然没有什么电波干扰器,比较麻烦的时候他们就用交谈分散痛苦,最后的几年里,闹翻天不用任何照明设备就可以准确寻找到他身体里每个重要的零件。

    门被敲响了:“请问,这儿有个叫惊天雷的人吗?”

    记忆在威震天出现的那个位置断裂了。他们离开那里,从此,最充足的补给,最精良的武器,最好的维修设备。

   “看我的技术还不错吧。”工作结束的很快,闹翻天得意的问。

   “和从前一样好,”惊天雷温柔的说,“我以为你忘记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闹翻天收拾着工具,“除了我,谁会维修你呢?”

   “但是你只想着他。”惊天雷盯着他。

    闹翻天嘟囔着:“你走了,我也很想你。”

    好吧,举手投降吧。惊天雷决定换个话题:“说真的,下次我要是再晕过去,别趴在我伤口上好吗,简直比擎天柱打得还疼。”

    闹翻天不好意思的说:“我以为你死了。”

   “要是我死了你会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可没难到他,闹翻天模仿着谁凶狠的表情说:“我就和头儿一起杀了擎天柱,为你报仇。”

    回答太精辟了,他的确要叫上威震天。

    惊天雷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过说到擎天柱,他没杀我们,有点意外。”

   “他和头儿约了决斗。”闹翻天对于上演了很多次的和谐对决达到审美疲劳的极点,“估计现在都打完了。”

    惊天雷却一点都不轻松。霸天虎已经在地球作战超过9小时,弹药和体力消耗巨大,而擎天柱正处于机体的最佳状态,更不用说那颗渴望复仇的心了,这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把你的联络器给我。”

    惊天雷打开最长的波段联系威震天,但是毫无反应。他不得已转到声波的频道。

   “惊天雷呼叫声波。”

   “这里是声波,欢迎你回来。”参谋长身边的杂音极少,根据惯例,当威震天在前方短兵相接的时候,他通常在战场比较靠后的作战中心担任前敌总调度。

    惊天雷把擎天柱的情况告诉对方,声波表示他并没有在战场上看到对方首领的影子,不过的确发现了一股突然出现在后方的汽车人,闪电正领队在阻击他们。

   “他肯定直接去找威震天了。”惊天雷说,“第三区炮台,我联系不上头儿。”

   “了解。”声波保持着良好的冷静态度,“我会过去找他,你和闹翻天到集结点等待汇合。”

   “那么呆会儿见。”

    结束通话后,声波也在蜂鸟上呼叫了威震天,依旧没有任何结果。他联络闪电,询问了汽车人的情况。

   “他们突然撤离了,”闪电喘着粗气说,“莫名其妙的都撤离了,和这群轮胎作战真费劲。”

    战场上敌人异常的出现和消失都不是好兆头,把所有的枪膛压满子弹, 声波流露出一种以往没有的凶悍神色,虽然他声音还是干巴巴的:“闪电,你马上过来接替我的位置,我要离开下。”

 

 


    自从霸天虎重新占领塞博坦后,擎天柱放弃了原来的方舟基地,重新选址,修建更加宏伟坚固的汽车城,并赋予它第一大本营的重要战略位置。整个城堡以山脉为基础,在山脚半镶嵌入坚硬的岩石,使被攻击面积有效减少,而第三炮台是空中火力压制点,需要攀缘到基地的最高位置才能到达。

    为了安全起见,声波决定从基地内部徒步前往。经过威震天和红蜘蛛的清剿,汽车人城堡整个空荡荡的,脚步的回音大的吓人,声波一边警戒一边前进,沿途他发现了千斤顶的尸体,还有擎天柱的轮胎印记。

    其实两派领导人的决斗在地球期间经常发生,比月球引发的潮汐还规律。每隔那么几天,他们就会找个地方干一架,或者干脆从战场上双双消失,就象现在这样,他们从不带副官,仿佛约定跑步和晨练一般,过一会掸掸身上的泥土各自回家。声波一直认为他们所谓的对决很可能只不过抱在一起随便滚滚。但是他现在不这么想了,威震天杀了汽车人,这之前他从没这么做过,在四周一片异常的寂静里,声波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沉重。

    攀爬过一段冗长的天井后,声波揭开顶部的盖子爬出去。第三炮台已经被彻底摧毁了,大小不一的乱石堆在光滑的金属平台,象刚经历了一场陨石雨。山体上有一处非常巨大的岩石破损洞,熟悉的弹道痕迹,是威震天的加农炮。

    如此近的距离,最大的火力输出,看来这场推来搡去的陈年喜剧谢幕了。

   “威震天,声波呼叫威震天,收到了请回答。”

    声波沿着地上打斗的痕迹向西前进了200米,炮台在这里发生了近乎可怕的断裂,连支撑平台的岩石层都倒塌了。在刚形成的悬崖下,声波找到了一动不动的霸天虎领袖。

    威震天机体外壳布满了裂纹,手臂上的炮筒在身边短裂成两截,看上去没有任何动静。声波跳下山坡,用力把他翻转过来。

    见鬼。声波一定要说句粗话,才能稳定自己的情绪。他用随身带的备用电池替换了威震天破损的动力系统,感谢普神,他还能听到他身体里微弱的运转声。

   “全体霸天虎注意,我是声波。”参谋长打开公用频道,竭力不让自己听起来有什么异常,“现在开始撤退,10个地球分钟后,返回塞博坦。”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