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德格天阁

不向洛阳图白发,却于鹛坞储黄金

 
 
 

日志

 
 

普神在上 战神在下(上部 15---16)   

2009-07-20 14:30:56|  分类: 变形金刚同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

 

    在剩余的路程里,闹翻天始终处于一种无法压抑的高亢情绪中。对于刚才超级血腥的屠杀场面,他既被支离破碎的尸体所恐吓,又被威震天高度职业化的杀戮行为所折服,那句话始终在他电路中回响。他不知道自己如果当时答应了,会有什么样的离奇事情发生。虽然他们已经走出很远了,但是闹翻天感觉到他火种中的一部分,已经带着平时积蓄的愤怒和仇恨从本体中分离,仍停留在那个不断哀求的躯体旁边,手持沾满了机油和碎片的铁棒,在举起与落下、屠杀与宽恕、憧憬与恐惧之间往返挣扎很多次。

   “放松点。别再想了。”威震天感觉自己的手被对方握得很紧,安慰了他一句。 

    便利店里的人很多,思维上的压迫感被分散了,闹翻天渐渐进入购物状态,他轻车熟路地在货架中间钻来钻去,把瓶瓶罐罐塞进威震天手中的箱子。在经过冷凝液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主动示好的话题。

   “我想请你一个,可以吗?”他不好意思看对方,低着头飞快地把一个罐子丢进箱子,“因为你帮了我。”

   “好啊,不过我可不要粉色的。”威震天靠在架子上调侃了他一句。

   “关于,关于我漏油的事情,你能不能不和TC说?”闹翻天窘迫地请求。

    威震天一直在等这句话:“我们索性什么都别告诉他了,解释起来太麻烦,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吧。”

    达成一致的两个人在结帐时候并没有找到通风报信的Enfer,闹翻天在结算通道东张西望,有一个浅红色的女汽车人招呼了他:“闹闹,闹闹,在这里。”

    威震天一边跟在欢天喜地的闹翻天后边,一边感慨着这孩子的交际圈。事实上,这个区为数不多的女性机械人几乎都喜欢身世可怜的闹翻天,她们不约而同地将无处宣泄的母性关怀给予了他,同时也助长了他爱撒娇耍赖的个性。

   “Reina,你好,是Enfer叫我来的。”闹翻天低声说。

   “我知道,她有事情先走了。” Reina心领神会地回答,趁着左右没人注意的时候,从柜台底下把几个打着标签的瓶子和闹翻天采购的东西混在一起。她瞥了默不作声的威震天一眼,一边熟练的结算,一边开着玩笑:“你的新朋友阿?”

   “是,是,是,是TC的朋友。” 闹翻天急到线路不畅。威震天已经了解本地人的思维方式,直接装没听见。

   “哈哈,闹闹着急了。” Reina打包的时候还没忘记额外给他塞了一罐赠品,“放心吧我不会告诉TC的。”

 


    在归途中,闹翻天坚决不肯走那条尸横遍地的老路,使得他们多花了四份之一的时间才回到住所。闹翻天娴熟利索地把所有东西分类放好。和上次不同,他没有随便找点什么就把威震天打发了,而是给两人准备了同样配料的两杯机油,杯子里细心地插了吸取管,先把一杯放在他面前,然后自己捧着另外一杯坐在桌子旁边离他最近的椅子上,带着孩子特有的信赖的笑容望着对方。

    上司们一本正经,同僚们勾心斗角,部下们早就被他的淫威压制,整日价诚惶诚恐,

威震天已经很久没被谁凝望过了,更别说如此崇拜的眼神。打人的感觉很享受,现在的感觉也不错,或许他该考虑偶尔改变一下对下属的高压政策。

   “有问题想问我吗?”威震天现在看上去不很凶。
 
    得到了鼓励,闹翻天终于把憋了很久的一个疑问说出来:“你们是要带TC走吗?”

   “是啊,他是个优秀的霸天虎。” 威震天坦率的回答。

   “那,那你也会带我走吗?”闹翻天底气不足地问。

   “不带。” 威震天忍着笑意,“我可不喜欢你。”

   “可是刚才在街上,你说过,还有下一次的。”闹翻天的目光执着地追着他的光学镜头。

    他率直的天真让威震天油然滋生出一种同族之间才可能有的关爱感,虽然这个小东西虽然吵了点,不过要是带在身边,一定比那些呆板谨慎的下级军官有趣得多。
 
    “你的记忆库挺好用的,”威震天假装无奈地说,“那只好带上你了。”
  


    惊天雷推开门,先看到的是闹翻天和一个人亲密交谈的背影,然后才看到威震天。他看清楚威震天的那一霎那,震惊的表现和威震天看到TKF-X的时候很象,还下意识地去摸早就报废的枪。

    声波没有骗他,还真算得上个大人物呢

   “看来你认识我。”威震天略感意外。

    浑然没有发觉到两个人敌对的情绪,闹翻天从椅子上跳下来跑过去:“TC,他是声波的朋友。”

    从闹翻天愉快的表情上,惊天雷察觉到威震天没有恶意,他放松了一些,反手关上门。

   “我见过你,还有你的手令。”惊天雷意味深长地说。

   “我们就长话短说吧。”威震天直截了当地说,从闹翻天的来历他已经大抵知道惊天雷退役的原因,他把声波说过的条件又重复了一次,还承诺可以带上他的小朋友一起来。只要他们加入他的部队,他可以提供最好的生存环境和作战条件,至于闹翻天,他还允诺让技术部改进他的型号,避免可能发生的麻烦。

   “既然你知道我,就肯定知道我的能力。”威震天高傲地看着对方,“我有足够的权力实现我的承诺。”

    惊天雷根本没有被他所描述的优厚条件所打动,他只是冷漠地给自己倒了杯机油,然后用一种略显疲惫的声音很坚决地拒绝了威震天。凭借服役经验,他能判断出威震天邀请他加入的部队番号不是常规化编制,他不知道威震天要做什么,他也不想知道,他只希望能够安静地在什么地方慢慢老化,而不是当哪个霸天虎高官政治野心的殉葬品。

    他冷嘲热讽的态度激怒了对方,还没人敢和空军司令用这种态度说过话。威震天站起来,咄咄逼人地朝对方走过去,惊天雷也不肯示弱地迎上来,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

    一直在旁听闹翻天虽然不太懂他们的谈话内容,但却清楚地看到两个人要打起来了,他吓得缩在墙角里,在他们动手之前就发出尖锐的惨叫。

   “我们出去。”威震天决心要教训下这个狂妄的前部下,说着两个人就要往外边走。

    看到威震天流露出街战时的神情,闹翻天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拉住惊天雷的手臂:“别去阿TC,其实他对我很好的,我们和他走吧。”
   
    惊天雷甩开他的手,气愤的喊起来:“ 你知道他都做过什么吗?居然替他说话?”他转向威震天,用赤裸裸的挑衅的语气说:“他们这些上层军官,自私,冷酷,肮脏,从来不在乎底下人的死活。”

    威震天当然知道他在指什么,假如换个场合,战斗可能已经结束了。然而现在,吓得半死的闹翻天在中间阻挡着,盛怒之下的两个人却都没有先动手的意思,只是彼此恶狠狠地对视了一段时间。先退却的反而是威震天。

   “算你走运。” 他冷冰冰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十六)


    从凯恩城回来后,威震天再没动过关于惊天雷的念头。那以后,大萧条期又延续了三年。塞博坦仍然没有脱离太阳系的轨道,能源不足导致全星球秩序动荡,民用品委员会不得不要求霸天虎给予援助,军队正式介入到维持日常秩序的行列中。生存环境的恶化从来都是谋逆者求之不得的良机,在声波的协助下,威震天已经有效的利用手中的权利扩大了自己可以单独操纵的武装部队,在向自己的目标稳步前进,有一个时期,他埋头于此忙得不亦乐乎,并且彻底淡忘了那个地方。

    今天,参谋长联席会议将在军方总部15层的金色圆拱厅举行,为了必要的避讳,按照惯例威震天会提前离开元帅官邸,在一个比较早的时间率先前往办公大厦。车刚开了3个小节,他很意外地收到了声波的通讯,他请他在可能的第一时间到老地方见面。

    由于秘密仓库正好在这附近,他决定在开会前解决这个突发事件。他径直来到接头地点,在房间里一堆零散的材料堆上,出乎他的意料,这不是惊天雷吗?TFX 900满身电子尘埃,身体还有破损的痕迹。声波站在两个人中间,老道的情报处少校已经感受到威震天线路里隐忍未发的怒火,他以不易察觉动作稍稍后退了一步:“他要见您,而且很急。”

    惊天雷全然没有两个人第一见面时候的强势态度,他站起来,以很低的姿态主动向威震天敬礼:“ 长官,您好。”

    “谁允许你称我长官。” 威震天毫不客气地说。

    惊天雷忍耐了他的羞辱,没有反驳。

    威震天走到房子里唯一的座位上坐下来,问声波:“什么情况?”

    声波简明扼要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为了应付萧条期的能源危机,民用品委员会最近组织了针对流民区的清理和整顿,他们把黑市物资没收为官有,把非法进入塞博坦的外星偷渡者和没有合格编码的TF全部拘捕,准备送进回收炉用以产生能量供给。

   “他的朋友被抓走了,他希望你能帮他。”

   “闹翻天吗?”威震天当然还记得这个名字,虽然突袭并不是军方的行动,不过他已经从昨天的通报上得到看到了简讯,他以为过了这么久,他们早已离开那个混乱肮脏的城镇了。

   “他的传送不是每次都能够使用,而且经常传送失灵。”惊天雷直率的说,“只要你帮我把他救回来,让我干什么都成。”

   “你很自负啊,自以为就算过了一百万年我都对你有兴趣,是吗?”威震天冷冷的说。

    他没有继续给对方难堪,把一张空白的手令扔给声波:“你带他去吧。”

    声波摇摇头:“恐怕这个需要您亲自去。”

    他请威震天看一下电脑上的数据,根据情报,本次抓获的所有囚犯都关在三号集中营,驻防部队是大委员会的防暴警察,不是霸天虎体系内的军队,区区一个情报处通讯官根本不可能通过门卫。

    他还调出了一张驻防指挥官的照片给威震天看,对方叫NCY,是民用部队中有名的恶棍,隶属于御天敌长官的嫡系部队,右侧光学镜头是一个看上去很凶悍的永久性损坏的黑洞。

   “他参加过上次联合演习,当时您是他的指挥官。”声波低声说,“如果您去,他会很听话。”

   “像他这样的家伙我至少指挥过上千个,我和他不认识。”威震天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我想他肯定认识您,”声波说,“他的镜头是被您打坏的。”

 

    声波的情报一贯准确无误,对于NCY来说,用不着向任何上司请示,无数次在噩梦里出现过的威震天的脸等同于最高级通行证,幸存的光学镜头对他来讲尤为宝贵。为了谨慎起见,没有正式身份的惊天雷被留在外边。三号集中营,塞博坦最大的销毁型监狱,似乎是为了庆祝本次行动的胜利硕果,固定牢笼上边增置了临时铁笼子,每个里边都关满了各种各样的机械人,监狱深处五个大型回收炉日夜不停的运转,一批又一批机器人被丢进滚烫的钢水里,到处是浓烈的臭味和嘈杂的声音,声波每次说话都不得不紧紧贴住威震天的接收器。

   “7-17号是哥萨的囚犯!”温文尔雅的声波很少有这么歇斯底里的声调,“人太多了!”

  威震天喊了几声闹翻天的名字,他的声音完全被囚犯们嘶喊掩盖住了。

    他对跟在身后的NCY说:“先焚化这几个箱子里的人,我在熔炉哪里等着。”   

NCY没有询问威震天的意图,庞大的机械手利索地把后边箱子拽到焚化炉前,笼子里的机械人被倾倒在隆隆前进的流水线上,威震天站在炉口附近搜索着人群,忍耐着蒸腾的高温和囚犯们死前绝望的嚎啕.

    第12号箱子里的人被赶出来后,他们发现了闹翻天。用机械手把小TKF—X从人群里抓出来,受了重伤的小东西光学镜头失灵,腿也断了。威震天把他抱起来,让他靠在自己左边的肩膀上。

   “闹翻天你能听到我吗?”

    视觉缺失的闹翻天发出一些声响,他感受到抱着自己的并不是熟悉的身体,摸摸索索地,他在他的肩膀上碰到了那颗尖锐的星星。

   “是你啊。”闹翻天虚弱的说。他还记得他,就如同他也记得他。

  他们把他放在紧急救助装置里,推过灰暗的通道走出死亡之地。惊天雷冲过来,透过救护舱的玻璃欣喜若狂地看着闹翻天的脸,不太善于表达的他对威震天说:“我欠你的。”

    声波会安顿好他们两个,威震天接下来要处理的问题是一场应该已经结束的军事会议。他回到总部的时候,连与会人员的车都找不到了。他决定先去清理舱把自己弄干净点,顺便编个什么理由,再去找索隆大人自首。

    在部下疑惑的目光中,满身污垢的空军司令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真老套,索隆元帅坐在他的椅子上耐心地等着旷工的副官,他对他说:“威震天,能和你谈谈吗?”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