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德格天阁

不向洛阳图白发,却于鹛坞储黄金

 
 
 

日志

 
 

普神在上 战神在下(上部 20---22)   

2009-07-23 09:07:00|  分类: 变形金刚同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

 

        由于某些配件的缺失,宇宙大帝将威震天送到距此不远的一个小卫星上进行修理。同行的是timy和惊天雷,闹翻天被盛敛在一个精致的金属盒内,放在TC身边的座位上。旅途中,惊天雷的手始终在盒子顶部漂亮的花纹上反复摩挲,但威震天没有再看过谁一眼,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抵达后,他便一头钻进维修室。

        在修复手术进行的过程中,惊天雷翻遍基地上的储藏室,凑足了全套工具和各种材料。打开一间设备完善的修理室,他把闹翻天放在维修台上,开始修补支离破碎的机械体。他耐心细致地把杂乱的线路一根根理顺,重新埋进电路版的槽道中,把一块块钛金属板被切割成需要的形状和面积,拼接在残存的部位上,用黑色和紫色的原料再次涂装。随着他的动作,闹翻天的头偶尔会轻微地晃动一下,有种残忍的死而复生的错觉。惊天雷强迫自己坚持完成这项工作,他不忍心让他拖着残缺的肢体下葬。但是,一想到天生害怕孤单的闹翻天将被孤伶伶地安放在冰冷潮湿的金属墓地里慢慢腐朽,惊天雷就被芯片里比塞博坦大地还要广阔的悲伤压得透不过气,中央处理器发出阵阵过载高温的警告声,他必须要伏在什么东西上颤抖很长时间。太难受的时候,他会将自己定时关闭几个小节,等苏醒后在继续做下去。

        不知在痛苦和绝望中挣扎了多久,惊天雷完成了最后一部分工作,这也是他为他做的最后一点事,很快闹翻天将隐没在霸天虎墓地沉重深远的寂静中,永不再见。

        主电池储备耗光了,惊天雷踉踉跄跄地打开简易充电室的舱门,把自己放倒在金属床上。

        在他进入休眠状态没多久,威震天结束了冗长的一级维修。他推开门走进来,在闹翻天的旁边停留了那么一会儿,直到timy咣珰咣珰的运转声出现在身后,他才转过来,对机械仆人作了个进入的手势。

         timy带来了威震天要他准备的东西。蜂鸟另外一个接收端已经被查找出来,从坐标上威震天认出那是霸天虎纪念堂的位置。

       “您的飞船准备好了,”timy把点火钥匙递给威震天,还有一只主人指定的鹞式匕首,出于忠诚,它提醒威震天这种武器几乎不具备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杀伤力。

         威震天把匕首插入手臂上的武器槽。

       “如果,”他从存储扇区里查阅了下记录,找到惊天雷现在的名字,“如果狂飙充电完毕,就说我去了塞博坦。”

 

  
        预料之外,红蜘蛛的返航很不顺利。当搞清楚所有状况后,一向不善表达的震荡波以他们从没领教过的狂暴态度打断了新首领动听的声音,他咆哮着说除非他们带威震天回来,否则大火车胆敢踏进塞博坦领空一步,他将以最猛烈的防空炮火作为回应。

      “红蜘蛛,哪怕只有我一个,你有胆量的话就过来吧。”

        考虑到在地球上经历的战斗损耗过大,红蜘蛛索性命令大火车改变航向。霸天虎英雄纪念堂,位于塞博坦第2号行星上,历代霸天虎领袖,无论是战死还是流放,只要条件允许,都会被安葬于此,同时这里还是举行新领袖上任仪式的地方。只有性格强悍的种族才会欣赏反差如此强烈的悲剧美,在前任领袖的坟墓前,很多篡权者堂而皇之地成为新一代领导人,然后过几百万年,也走上被推翻的命运,而高悬于纪念碑顶部、目睹了无数兴衰成败的霸天虎标志对此不置一词,永远只承认强者,从不过问对错。

      “震荡波这个白痴。”红蜘蛛轻蔑地把对方丑陋的面部装甲在芯片咒骂了一下。其他的霸天虎都很守规矩,象服从威震天那样服从自己。在纪念堂基地里补充了必要的供给,他们并没有急于返回塞博坦。红蜘蛛决定举办一个隆重的加冕典礼庆祝来之不易的胜利。他取出从埃及收集来的战利品---一顶金色的皇冠,在没人看到的地方仔细把玩。从他把这东西郑重其事地保存起来到今天,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象跋涉了太久的旅者,在终点的里程碑触手可及的地方,他稍微放慢了脚步,品味着理想即将实现前无法言喻的饱满的幸福。

        仪式台粉刷一新,礼炮经过使用测试后被拖到演讲台两侧,昔日的伙伴,如今的部下,散落在他脚下宽阔的开放式大厅里。戏剧中里最美妙的一幕在万众瞩目中缓缓拉开帷幕,轰鸣的礼花冲上头顶灿烂的星空,爆开绚丽的花朵,响亮的高呼声里,大火车恭敬地将王冠捧上他的头颅,那个瞬间,红蜘蛛在飘忽的成就感中意气风发地对着脚下的人群发出作为霸天虎领袖的第一声宣言——

       “my fellow decepticons…...”

       “这可真是场蹩脚的典礼啊~~~~~~”

       一句意味深长的嘲讽,夹杂在欢声雷动的嘈杂中,以它不可思议的清晰,如同厚实的云层下滚动的惊雷,直扑向正处于巅峰时刻的红蜘蛛。

       红蜘蛛在观礼人群的外缘第一次看到威震天改造后的涂装,似曾相识的面孔,咄咄逼人的眼神,声音有多熟悉,外表就有多陌生。

      “是你吗?威震天。”

      “我给你一个提示。”

        有什么东西象划过的流星一般飞上演讲台,一把STRIDER-D9追踪者被丢在红蜘蛛面前,刀刃上到处都是崩裂的断口,连刀柄上装饰用的绿色护板都被削断了。

         这是闪电的军刺。

    “红蜘蛛,”威震天手里反握一把小巧的鹞式933匕首,语气平和地说,“你的刀呢?”

 

(二十一)

 

    红蜘蛛的配装刀是一柄制造精良的Boker09暴锋战士,作为现役霸天虎队伍里速度判定最快的TF,他并不惧怕和威震天近战,他一直坚信除了对方与生俱来的强大火力外,他并不比他的长官差,更别说此刻对方不过拿了一把只能开金属罐头用的小匕首。

    天知道他从哪里弄了这身怪里怪气的新机体,大概逻辑线路在改装的时候也坏掉了吧。

    红蜘蛛一边抽出刀,一边被这个可爱的念头感染了,闪过一丝不合时宜的轻笑。这个转瞬即逝的表情却被威震天捉住了,出乎意料,他好象也读懂了对方心思似的,露出一种红蜘蛛熟捻的暧昧的微笑。

    原来又是那场配合娴熟的老桥段,台词和场景烂熟于心,几百万年了,他和他,彼此怎么就都玩不腻呢?


    “我要推翻你做领袖。”他悦耳的声音如同游戏开始的信号,昏暗的私人房间里他总是看不清他的动作,就和他一起猛烈地倒在宽大的充电床上,他熟练地压住他红白相间的机体,粗大的手掌按在他的腹仓上。
    “怎么推翻?”


    排气管喷射出两股强大的气流,红蜘蛛从高高的演讲台上俯冲到对方面前,威震天在即将接触的那一刻向后退开,在宽阔的观礼广场上,格斗正式开始。红蜘蛛始终保持着旺盛的进攻态势,两侧的辅助推进器一直低档运转,让他的跳跃更敏捷,攻击更迅速,有那么几次,银色的暴锋战士几乎就要刺入对方的装甲。威震天对于处在劣势的战斗地位似乎并不着急,也许由于武器的原因,他没有采取任何主动措施,而是不断躲避着对方凶猛的刀锋,只在距离过近的瞬间用手里的匕首格档一下。不过当他退到广场边缘的时候,却总能在对方密集的进攻中找到缝隙,抽身闪到红蜘蛛身后,重新回到中心地带。不知不觉中,原本一场你来我往的对攻战变成了消耗战。尽管在威震天的装甲上划出了几处伤口,但是红蜘蛛引擎的高温警报却越来越响亮。

    奋力地挥出一刀,把威震天逼得更远后,红蜘蛛没有再追击,而是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态。

    和他的动作一致,威震天也停住,和红蜘蛛一起等待机械恢复。

    如此明显的无视态度让红蜘蛛感到一阵深深的屈辱,忍耐着机体越来越炙热的温度,他再次冲过去,由于急燥的心情和过热的系统,二次进攻的质量远远下降,战术动作变形严重,但威震天依旧没有趁机做出还击,只是继续保持防御姿态。一个过于卤莽的穿刺被他闪过,红蜘蛛感觉到传动板上有根线路烧断了,没能控制平衡,他跪倒在广场黝黑色的地面上。

    威震天慢慢走到他的面前,耐心地注视着系统过热的红蜘蛛。

 

    在达到欢悦的颠峰前,他总比他快那么一步进入状态,F15虚弱地伏在宽阔厚实的胸膛上,接受器里全是银白色机体中轰鸣的运转声。他带着一点炫耀的姿态,自下而上对他发起最后一轮强有力的冲锋,怀抱中的漂亮的红色机翼随着电流的节奏而起伏,宛若大海中被浪涛抛动的小帆船。
    他的体力一向比他好。

 

    试探着,红蜘蛛把手放在对方腿部暗红色的突起上,确认对方没有拒绝,他慢慢地扶着威震天崭新的躯体试图站起来,威震天似乎并不反感,他结实厚重的机械体稳稳地站在原地,任凭刚才还挥舞利刃的红蜘蛛攀援着站起来,他伏在他胸甲上,换气管疯狂运转的马达几乎掩盖了他的声音。

   “原谅我吧。”他停了好久才继续说,“我愿意服从你的领导。”

    威震天温柔地回答他:“下次可以,这次不行。”

    他突然抱住他----就象每次过载瞬间那种疯狂的搂抱,那种恨不能将对方揉碎在身体里的搂抱---把那只小巧的匕首准确无误地从背后插进对方的中枢处理区。他松开手,让红蜘蛛的身体沉重地摔在地上,然后慢慢地向后退开。

    红蜘蛛被突如其来的戏弄激怒了,他一边挣扎着站起来一边对威震天破口大骂,几百万年来,他受够了他,他从来都没有把他当做一个下属来看待,他乐此不疲地期待着他的反叛,容忍着他的挑衅,不就是为了享受现在变态的成就感吗?从镇压他的叛变上,他得到的乐趣一定比打败汽车人还多吧? 那他还指望从他这里得到些什么象样的忠诚吗?

   “你这个炉渣,废渣,满身变态逻辑流的混蛋。你凭什么这么对我?谁和你上了充电床你就干掉谁对吗?”红蜘蛛恶毒地说,“先是御天敌,然后是我。”

    威震天点点头:“说对了。”

 

 

(二十二 )

 


    威震天火器系统的保险拴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

   “长官,求你不要。”

    谁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发射管,威震天凝视着声波的光学镜头,像看着一个他从没见过的人。冷静谨慎的参谋长竟然也会如此冲动地表露出感情,他和他都变了。威震天突然想起来,从他在大火车上得到他的承诺后,那个五面怪时代起就紧紧附和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从来不肯违背他意愿的声波,就已经离他而去了。

   “这儿没你的事,”威震天重复了他的话,“我记得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不会背叛诺言,至少对你不会。”

   “长官,我请求你。”声波的声音和他的手在威震天的注视中一起颤抖。他请求他不要轻易杀掉红蜘蛛,霸天虎的历代领袖从来都不会以这个借口处死挑战失败的下级,与其说是宽恕,不如说是不屑。因为他们高傲尊贵,坚信合格的领袖不惧怕任何人的质疑,再强大的敌人也可以击溃,再不羁的下属也能够驾驭,如果威严不能够,智慧也能够,如果智慧不能够,力量也能够,如同红蜘蛛屡次失败的下场只能证明威震天不可撼动的至高地位一样。

    “长官,我请求您不要破坏这个传统。他已经表示服从了,您不能宽恕他吗? 就像您之前做过的那样。您可以流放他,可以赶他走,他没有杀您,而您一定要当第一个杀戮挑战者的领袖吗?”声波在对方越来越阴沉的光学镜头看到自己激动的倒影,他更加用力地抓住对方,仿佛抓住一根紧急救护栓,“您不记得您的目标了吗?”

   “你是说关于最伟大的领袖吗?”威震天坚决地说,“sound,最伟大的领袖从来不会被任何东西束缚住。”

   “变成这个样子,”在别人听不到的频段上,声波轻声地,恳切地说,“我知道您一定受了很多的苦,但是请看在普莱姆神的份上……”

   “去你的普莱姆神。”威震天把橙色的炮筒从他手中抽出来,把参谋长轻轻推开,简短地、令人绝望地回答。

    有的东西破碎了,永远无法复原,这和诺言无关。

    威震天背后的能量指示灯由低到高依次亮起。所有引擎马达全开,粒子加速器内压力上升,由反动区传达动力至火力最大档,自动射击系统开启,追踪锁定目标红蜘蛛。

    主炮发射管预热中。

    红蜘蛛在对方炮筒不祥的嗡鸣声里看到了事情的最后结局,他顾不上再说什么,集中力量变形起飞,向苍茫的宇宙中迅速逃去。

   “我刚来你就走吗?”大约在一千尺高空,一架深蓝色的反掠翼战斗机突然出现在他的右侧,以一种疯狂的姿态直撞过来,红蜘蛛全力打开转向气流板,仍然没躲避开对方的冲击,尾翼被撞中,丧失平衡,急速向地面坠落。

    重新进入射程后,留给新国王的时间不多了,在全体霸天虎面前,威震天完成了改造后的第一次变形,一次独立操作的变形,一次不需要别人“HOLD”的变形,咆哮的射线从炮筒中迸射而出的时候,大地也发出阵隐隐的共振,随即英雄纪念堂上空闪烁过那晚最后一道的焰火, 塞博坦最英俊的战士被笔直的炮火彻底吞没。

 

 

    惊天雷变形后降落到威震天的身边,对方刚刚经历了第一次变形,正专注地调整变形轴几个角度参数,没有留意到他的装甲上战斗破损痕迹。

   “你从塞博坦来吗?”威震天问。

   “是的,长官。”惊天雷似乎并没有主动汇报的意思。

   “你和汽车人交火了吗?他们进攻赛博坦了?”威震天对他的表现有点奇怪。

   “长官,”惊天雷低声说,“是宇宙大帝进攻了,汽车人在和他交战。”

   “你说什么?”威震天又惊又怒,像是要打谁,“震荡波呢?他跑到哪里去了?”

    惊天雷不能直视他的光学镜头,痛苦地低下头:“他战死了。”

    震荡波,死了?

   “你说什么?”威震天不肯一下子就接受他的说法

   “我亲眼目睹他在和宇宙大帝搏斗中牺牲。”惊天雷抬起头来,压抑着失去战友的悲伤,“长官,他死得很英勇,他没有辜负你的名声,也没有辜负霸天虎的荣誉。”

    震荡波死了。威震天难以置信地摇摇头,这不可能,他从索隆时代就无怨无悔地追随自己,经历过最危险的战役,击退过最疯狂的敌人,独自在赛博坦留守了几百万年,对自己的忠诚却没有随着岁月流逝哪怕一丝一毫,无条件接受一切任务从来不抱怨,也没有从没和自己倾吐过他所经历的困难。

    沉默寡言的他,甚至没有和他说过更多的话,就这样的决绝地离他而去了。

    这应该是最大功率上输出后特有的晕眩感吧,地面仿佛在抖动,中央处理器发出一声嘶响,电流紊乱地跳动了几下,有种纠结的疼痛感从火种舱里沿着线路扩散开来,芯片和运动系统同步率急速下降中。在失态前,他走进纪念塔下宽阔的阴影中,高耸的石碑善解人意地挥洒了一片黑暗笼罩在他的机体上。他一只手扶住粗糙坚实的墙壁,把头埋进更深的角落里。

    威震天在这个姿势上停留了好几个小节的时间,惊天雷笔直地站在他身后等待着。

    机械运转调整完毕后,威震天重新走到在光线中,他已经恢复了冷漠强硬的神态。

   “你呢?”他望着部下,“你为什么逃回来了呢?”

   “因为,我是您的最后一个副官了。”惊天雷迎着他的光学镜头,庄重地说,“按照霸天虎的规矩,我该死在长官身边。”

   “好吧,我承认你是我的副官。”威震天神色自若地说,“我战死后,你来接替的指挥官位置。”

    长官,这个我做不了。”惊天雷拒绝了他,“我只能追随您,我只会和您一起战死。”

   “那就跟我回塞博坦去吧。”

 


    回塞博坦去吧,回到闪亮的电子星,回到深爱的故乡。

    也许宇宙中从来没有过最伟大的领袖,但塞博坦却孕育了最伟大的战斗的种族。敌人越强大,他们心中的斗志就越激昂,渴望杀戮的怒吼就越高亢。在坠落如雨的炮火中自由地飞翔,在强暴凶悍的敌人面前勇猛地射击,在弹片呼啸的战场上痛快地死去,是每个霸天虎毕生追求的最大光荣。

    他们终将战死,他们生而为此。

    但,Decepticons无所畏惧的精神永远不死。

    终有一天,高贵骄傲的战士将重新夺回广袤无垠的塞博坦大地,将澎湃的尾气喷射到电子星上每个沉寂荒芜的角落。

    终有一天,霸天虎的荣耀,将照亮宇宙中最黑暗的时刻,永远指着胜利的方向。

 

    霸天虎,万岁。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